返回

白洁高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四章 白洁是我的妹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告诉你,白洁是我的妹子,你要好好地待她的。"孙倩正式地说。东子赴紧答应:"那是那是,不过

    ,倩姐,那白姐真够味儿,一脱衣服,那身段,那皮肤,真的让人受不了。尤其是她的xx,软呼呼的,没

    得说了。""又在胡吹什么。"小刚走了出来,他赤身只围着大浴巾,手中还有小一条的毛巾揉着xx的头

    发。东子赴紧挪动位置,从扶手挪到了沙发的另一端。"东子。咱该走了。

    "小刚招呼着他,东子就对孙倩横卧在沙发的身体艰难地咽下嘴里的垂涎。

    下午快放学时,孙倩就给白洁家去了电话,是王申接着,说白洁还没回家。

    问孙倩有什么事吗。孙倩就应酬着问他昨晚打牌赢了没有,要他请客的。电话那头王申好像恋恋不舍,

    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孙倩也懒得理会他,就挂掉了。

    回到家里,觉得好冷清。老公家明要周末才回,她的干爸张庆山这些天去了南方,赵振又沉迷到了牌卓

    上了。就再往白洁家打电话。"妹子,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还好,白洁已回家了,孙倩就斜躺到床上,在

    电话里问。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闹了。"那边白洁甜甜地说。

    "东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来玩,昨晚玩的过不过瘾啊?"孙倩笑着对她说。其实她这时

    也正想着小刚,一想到他年轻的肌肉紧绷的身体,孙倩不禁涌动了一阵热潮,大腿不由自主地夹紧。

    "别乱说,他想他的呗,跟我有啥关系。"白洁说得好像很冷淡,但孙倩听得出那是她故意装腔作势的。

    孙倩说说着:"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兴的吗?""再说吧,去我在给你打电话"白洁突然一阵慌忙,想

    必是她老公王申在了身旁,急急就挂了电话。

    孙倩从没如此冷清过,正当她百般无聊的时候。家明却回到了家,同时,也带来了小北和他的媳妇。小

    北刚一进门就嚷嚷着:"姐,我们俩口子看你来了。

    "从他们认做干亲起,孙倩跟他已是前嫌尽弃,小北总是单呼孙倩一个姐字,那样透着股甜腻腻的亲情。那时,在张庆山的授意下,家里的人都送孙倩见面礼,就连小燕也从脖颈上摘下白金项链送给孙倩,小北

    却别出心裁地只给孙倩一金卡。

    后来孙倩偷着在银行里一查,卡里竟存进了整整十万元。这份丰厚的礼物让孙倩领略到了他的豪爽,同

    时,对于这张家的公子也有了另外一种眼光。

    家明只带着一个小包,他进卧室的时候就抱怨孙倩,怎么把那房间搞得乱七八糟的,像大军刚撤退时的

    狼籍。那些丝袜、口红、香水、润肤露、胸罩、内裤,扔得到处都是,让他有点踌躇,费了好多的劲归了类

    ,放在他认为该放的地方。

    孙倩在厅里给小北夫妇沏着茶,一双眼珠却时时对着房间,家明的突然回家真的让她措手不及,她想床

    单上一定有昨晚跟小刚的蛛丝蚂迹,至少那些精液的白渍依然残存着,不管是她的还是男人的。

    "你们随便,我要服待老公洗澡了。"孙倩尽管心急火燎的,但脸上还是堆着温馨的笑容。小北就对媳妇

    说:"瞧见了吧,这才是老婆。瞧人家那素质。"孙倩在卧室里就娇嗔地对着家明:"领着别人到家也不言一

    声。你看人家,连内衣内裤都没穿着,都让人笑话了。"孙倩的一句话就把家明的xx撩拨出来了,他放下

    了手中的琐屑东西,把孙倩搂了过去,嘴里急着说:"我瞧瞧。"边说着边掀着她的睡袍,孙倩在他的怀里做

    出柔若无骨的样子任他胡闹。他的嘴唇慢慢升了起来,寻找另一片温润的唇。"不要嘛,烟味好重的,快洗

    澡吧。"孙倩将快要挨向她的脸推开。家明只好说:"好吧,我洗澡。"就乖乖地进了洗漱间里,孙倩急忙换

    过了床单,这才轻舒一口气斜靠在洗漱间门框站着。

    "小北刚好跟媳妇要进城,我也就跟他们的车来。反正明天也没课。"家明一边冲着头上的泡沫一边说。

    待洗干净了头发发现,孙倩已没了踪影。

    孙倩在客厅里正跟小北谈笑风生,似乎说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孙倩不端不正地坐在单人沙发上,一条腿

    勾住了沙发的扶手,高跟绵金拖鞋荡悠悠地吊在脚尖,随时可以啪的一声掉下地来。不断的咯咯咯的笑声旁

    若无人地回荡着。小北听着孙倩说话,她脸上的表情很丰富,而且总是煞有介事地用纤细的小手比划着,他

    就被煽得坐不住了,心里便有一种异样的内心的焦渴,似乎这女人不是用嘴在说话,而是用丰满的xx或是

    漂亮的大腿甚至是那地方说话。

    小北的媳妇凤枝孙倩只见过一面,还不那么熟。齐眉短发,白胖面皮,套一件纯白西式裙衣,下着紧臀

    短裙。在孙倩眼里,这小媳妇就像野地里的一株野花,饱满的身体洋溢着健康的生命力。眉眼倒是俊秀,只

    是神色总是郁郁不欢,满腹心事的样子,她对孙倩在家里轻挑的衣着和举止有些隐隐的不快,时不时用警惕

    着的眼光扫瞄着老公。家明这时出来了,问是到边吃饭还是在家里,小北正一双眼在孙倩活泛乱跳的,就随

    口答着:"简单点,在这吃。"家明就换了衣服,出门去了。

    吃过饭,小北带着他们到街上狂购一番,他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孙倩,不好意思美其名要给媳妇旧貌换新

    颜。自然地,逛得多的是服装店、百货商场了,小北这人很细致,只要孙倩的对那些商品眼里有一丝眷恋的

    ,他都毫不犹豫,慷慨解囊,一掷千金眼都不眨巴一下。在珠宝柜台上,孙倩看中了一条镶钻的项链,特别

    是那坠着的红宝石,有指甲那么大,晶莹剔透,孙倩让那小姐拿过来,放到了自己的胸间比划着,兴奋的神

    色洋溢于表,只是价格不非。孙倩恋恋不舍地走开了,却寻不着家明他们,径自往服装部去了。那里的名牌

    时装高挂低摆,一行行、一列列密密层层地很快就将孙倩淹没了,她拎起了一件衣服,觉得不错的很适合自

    己,旁边的导购小姐也怂恿着她试试,便拿着进了试衣室。还没等她关闭上门,小北却钻了进去,他打开了

    手中的丝绒盒子,一个子就递到孙倩脸前,孙倩不禁眼前一亮,原来就是刚才看中的那条项链,就颤息着问

    :"送我的吗。""自然的,不过,我要帮你戴上的。"小北说。把孙倩乐得眉飞眼舞,就伸过脖子,妩媚的眼

    风抛向了他。小北凑上前,把那项链给她戴上了,又不失时机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孙倩也不逃闪,装着

    不曾察觉的样子,自顾把玩着那晶莹的宝石。试衣时,孙倩让他空手拿着衣服,站到一边,毫无羞意地脱去

    衣服。她像剥香蕉皮,很精心、很艺术,把自已慢慢剥得半裸,那三样剩在身上的女人小玩艺儿,更衬出冰

    雕玉琢的xx的美妙。小北对这女人心往已久,还有一段不愉快的往事,尽管他也曾亲吻过她,而且还强奸

    过她。但像现在这般,看着美人推云出岫、扫雾观花似地大面积展露,小北还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她那肌

    肤比别的女人洁白,试衣室内的灯光一照,恰如绸缎一样细滑。那xx像两个一剖两半的超级柠檬,挺拨健

    美,缕花乳罩太小,仿佛只能遮住xx,大半个雪白的乳根都露在外面,颤颤耸耸,稍一用力就会挣破束缚

    ,脱颖而出。她双腿修长结实,与身体的其它部位一道,向空中散发着一丝幽香。他岂直无法形容这股香气

    ,如兰如麝,熏得人头晕目眩,心猿意马,几乎把持不住。她对于他的魂不守舍仿佛视而不见,轻扭长脖,

    对恍惚局促的他莞尔一笑,她就能看透此时此刻男人的心。她不急于穿上衣服,而是继续让玉体春光大展。

    小北在她的挑逗中已是欲火焚身,他把孙倩整个身子从背后搂住,搂着紧紧的,而且胯间那一处直往她的屁

    股中压迫,隔着他的长裤,他只觉得那东西如陷软玉,随着,就一阵激越的暖流从小腹里倾涌而至,一鼓脑

    就奔泄出来。孙倩知道是那么回事,也不禁闭上眼睛,长哼了一声。

    她回到头来,捧着他的脸,深情款款地亲到了一块。当他的手指有幸在女人的全身游走巡行时,他感觉

    到自己的每一根手指都像穿了花样冰刀的脚趾,而她的皮肤则如同新浇了水的溜冰场,行走在上边有滑不留

    足的感觉。

    现在的孙倩跟以前的那个大山里的不同了,遇到了小北这么个人,她绝不手软,也不会心疼他的钱包,

    于是,身上穿的,从里到外,长衫短褂。家里用的,吃的,不论青红皂白,尽量搜罗。将小北的的车子装填

    得密密麻麻,四个人坐上去显得都拥挤了些。车子一摇晃,那有梭的宝石便在她的心窝上一忪一贴,像个红

    指甲,抓挠得人心痒痒的,不由得笑了出来。

    回到了家中,孙倩就急不可奈地从卧房里将家明摧了出去,拉着凤枝进去就把自己的外衣脱了。这是一

    款三件式的套裙,蓝底白花的裙子,薄亮轻柔的体恤袖裙衣,又有一件蓝黑色的麻纱马夹,没领无扣,质量

    高挡款式极好。凤枝就脱身上的衣服试穿着,孙倩一边帮她穿着一边说:"妹子,你胸前的这两陀,真是招

    男人的眼珠子。"凤枝说:"但家里头的男人眼瞎了,已好些时没抚过它了。

    "穿着了,就自己往镜子前照,连声叫:"不好,不好,片片扇扇够多,不适合我的。"孙倩对她说:"这

    是名牌,讲究的就是这些,你个儿不错,穿上了呼呼啦啦,又飘逸又潇洒。"孙倩说着,自己却穿上另一件

    灰色的长裙,后背有一道小布条带子交叉成的装饰,孙倩在镜前扭着看了,欣赏腰部的装饰,屁股微微蹶着

    ,细腰突现,交叉的布条带子乍贴不贴的好看。凤枝连声称道:"真好看,就是后背那儿露得太多。""那没

    什么,后背又没长什么东西。"孙倩就笑着说,凤枝手拧了她的大腿内侧上,疼得孙倩踮脚在地上跳。两个

    女人为了衣服兴趣蛮高的,一下子那隔着的距离拉近了。"倩姐总是穿得那么好看,从里到外,就连裤头也

    那般艳丽。"凤枝由衷地说。"女人嘛,就那么一块私处,当然要穿好些了。

    "孙倩接着又说:"你看你,外边的衣服花里胡梢的,可一脱胸罩皱皱巴巴,裤头破破烂烂。"凤枝眯着

    眼在镜子前看着,却"噗"地笑了,说:"这就是女人,过些年有了孩子,又该念叨着孩子了。""女人活着就

    是可怜,总是为了别人,穿着漂亮也是为了让男人看的,没听说,世上没有女人,男人就不会去修厕所。

    世上如果没了男人,女人就想不起去美容了。"里面俩个女人正说着热闹着,外间的俩男人却是默默地

    喝着闷酒看电视。好多卧室里留有一道缝隙,小北依稀影影绰绰能见着一些,也就懒着跟家明搭话。而家明

    却心急火为燎地等待着孙倩完事,憋了一周的那般欲火此刻正在他的体内盘旋,直烧得他心头酥麻悠荡的难

    受。

    啾着凤枝刚从卧室里出来了,就急切地往里进去,见孙倩还在对着那些新衣服美滋滋地比划着,过去搂

    着她就强行求欢。孙倩急着叫喊着:"那门,那门,关了吗。

    "然后,就躺向了床上,张开了双腿,家明这边刚关好了门,边走边脱去身上的衣服,人刚一爬到了床

    上,身上也差不多xx着了。也没有做些过渡的前戏,粗鲁地把那东西冒然长驱直入。家明觉得进入时有点

    涩滞,他知道孙倩容不得他几个抽送的,果然,他猛然几个努力,孙倩那里面就已淫液汪汪地渗出来,xx

    如同干渴了的动物,一经那淫液的浸泡,有了生命般地暴胀了好多,一阵急风暴雨的冲剌,把孙倩送上了九

    天云端里,她的脸上春意洋溢,一双眼睛已汩汩泛光,嘴里头轻哼慢吟,很是惬意地享乐着。

    另一间房子里的床上,小北也将胯下的媳妇当作了孙倩,穷凶极恶地猛撞狠击。凤枝对于近乎狂暴的小

    北的粗野行为大喜若望,也就放荡地把一个身子滩开着,闭住眼睛任小北胡作非为,当她从欢愉过后的陶醉

    中清醒过来时,有些胆怯地仰望着他说:"今儿是怎么了。"小北也只是随口答道:"也许是新地方吧了。

    "其实小北只是敷衍着她,说着再次搂过了她的腰,用膝盖支起挺起上身,把凤枝的腰臀都悬了起来,

    一下子,凤枝就让他奋力的抽送鼓捣得死去活来,闭着眼睛喘息着说:"真想经常这样。"小北也不答她,抓

    住着她的大腿猛烈地摇晃着。

    凤枝开始还说有些疼,后来就说出了一些女人不应该说的污言秽语来,这些话却助长了小北的兴趣,她

    也使出浑身的解数奉迎着他,不顾一切地发出一阵阵叫声,陷入了垂死的陶醉中。好一会,凤枝微微睁开了

    眼睛乜斜着,嘴里吐出了泡沫,她全身发出阵阵剧烈的痉挛,意识也模糊起来了,小北向她发射了自己的能

    量后抽出身体,他仰卧着,闭上眼睛,等待着能量的再次聚集起来。

    淫荡少妇孙倩之双蝶乱花丛

    早晨刚到七点,小北就敲着孙倩房间的门。那门倒没关紧实,轻推着就开了一条缝,小北放眼望进去,

    只见孙倩夫妻赤膊着身子,正相拥而眠。孙倩一个白花花的xx像蛇一般地缠着家明,手中还紧握住老公那

    已是疲软的xx。她一条腿横架在家明身上,把那个丰盈肥美的屁股翘起如小山一样隆起,小北也就觑着屁

    股那处毛耸耸的地方,还渗香流蜜地淌着晶莹的水珠。他的体内不禁一阵燥热,一股火苗升腾而起,下腹就

    跟着涌动,那东西随即直挺挺抬头致意。他觉得这样末免不雅,只好折回到客厅里,待心里平静片刻,才敲

    响他们的房门。

    孙倩夜里跟她的老公在床上经过一番翻云覆雨的激战,把家明折腾得浑身软塌塌,自己还觉得意犹末尽

    ,她不知怎会这样子,xx勃发春意溢然,对于xx越来越痴迷沉溺。此时,他们的床上已是混乱一片,地

    面是俩个人脱掉的内衣裤,一条被子也半搭拉在床沿上,听着门外的响动,就推着家明。门外,小北朝里面

    说着:"起床了,饮茶去啊。"家明应着,胡乱地套着衣服,起身开了门:"这么早啊。""晚了寻不到座位的。"小北说着,却把眼睛直勾勾地从他的肩膀越过往床上瞟,孙倩半仰起了身子,一双手插到头发里,把纤

    纤素手当做了梳子,插入流云也似暗红光润的长发里,从下往上梳,光洁的丰腴的手臂一上一下摆动,牵动

    背部腻滑如玉的肌肤和玲珑浮突的xx,弄出很多诱人的姿势。小北艰难地咽下唾沫,又恐这么偷窥着让家

    明疑虑,只有强忍着心头的欲念转身了。

    进了自己的房间,凤枝正在镜子前描眉涂粉,身上只是一件乳罩和内裤,坐在丝绒的圆凳上,那屁股肥

    大丰硕,肉嘟嘟的充满诱惑。小北就从背后搂了过去,一双手也就在她的胸前揉捻不止,眼睛却闭着幻想着

    这xx就是孙倩,这么一来,胯下里不由就挺拔怒张,在裤子撑起如同顶起了帐篷。凤枝就笑话他:"总是

    这样子,你是吃错了药吧。"说着,解开他的裤裆,把那东西擒了出来,蹲下身子用嘴叼着,吮吸间双手捧

    着他的卵袋,摩挲着抚摸着,自己那儿兴趣也跟着就来了,只觉得下面空荡荡没有了着落,情炽间双腿就扩

    张开来。双眼住上一瞟,见小北犹自沉迷在她的舌头逗弄中,眼里的余光一览猛然惊觉,原来房间的门没掩

    住,却看到客厅里家明已穿载齐整坐在沙发上对着他们不怀好意地讽笑着,一张脸随即羞愧得红彤彤,忙推

    着小北,逃也似地避到了房间的另一角落里。孙倩磨蹭着是最后一个下楼,凤枝已等得不耐烦了,吵着让小

    北把车子开了到了楼梯那里。好一会,孙倩这才花枝招展地出来,经过一阵精心的化妆,使她看起来更是艳

    丽媚人,一袭黑色的西装套裙,那外套却是没有钮扣,里边却是雪白的胸衣,长刚及脐,露着肚皮的一溜雪

    白,下面却是及膝短裙,小北发现今天孙倩穿了丝裤子,以前倒没见过,只知道孙倩小腿的肉洁白无遐,从

    不掩饰地裸露出来。但她穿上黑色的网状丝袜却又是一番风情,隐隐约约欲露末露的感觉更是惹人心存遐念。她上了车子,在后座中跟凤枝坐到了一块,凤枝就一双手抚摸着她的大腿,细着嗓子笑道:"倩姐,真的

    好性感。"孙倩就咯咯地笑着:"现在凤妹子知道性感了。"随着就依附在她的耳根悄悄地说:"男人就喜欢这

    调调。"凤枝也就跟着荡笑着,引惹着坐前排的家明回过头来。"那定是家明最喜爱的了。"凤枝也悄声说,

    孙倩就搂过她的肩膀:"何止是他,是男人都这样,你不想更多的男人吗?""我怎敢啊,你把老公借我啊。"

    凤枝说得春情泛荡。

    "好啊,敢情我俩换着玩。"孙倩拍打着她放声大笑。

    小北把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就有穿制服的待者过来帮着开车门,凤枝好像不好意思,对着待者忙道了声

    谢。孙倩扯了扯她:"不用的,有身份的人是不说谢的。"就跟家明在大堂里等着泊车的小北。凤枝在玻璃门

    里瞥见她自己的影子,她穿白色的紧身无袖上衣,那双手臂光滑地敞露出来,下面却是半截的热裤,尽管这

    身衣服也价格不菲,品牌不错,但穿在她的身上,还是显着有点不伦不类,对着孙倩那种雍容高贵,越发觉

    得非驴非马。凤枝对着玻璃门扯扯衣襟,理理头发。她的脸是平淡而美丽的小圆脸,眼睛长而媚,双眼皮深

    陷,直扫入鬓角里去。

    觉得附近有种眼光如水般倾泻在她身上,她大胆地迎着那眼光,见家明正对着她笑,两个人四颗眼珠子

    ,似乎是用线穿成一串似的,难分难解。家明也觉得,凤枝其实也算是美人儿,只是面部的表情稍嫌缺乏,

    就是因为这呆滞,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

    小北走了过来,电梯拥挤着好多的人,在人头簇拥之中,他鲁莽地撞出一个位置来,拉着孙倩一起到了

    角落里。电梯超重了,蜂鸣器嗡嗡地警告着,那门怎也不听叫唤关不了,七嘴八舌地吵嚷着下去几个人,小

    北和孙倩早已在最底的一角,他也不顾乱吵吵的其他人,贴着孙倩的后背,把脸凑到了她的颈窝里,一只手

    伸出触了触她的头发,接着又顺势往下移,滑过了她的颈项,便到了她的脊梁骨。孙倩一面逃闪着,一面摇

    头,怕让就在眼前的家明看见了,又不敢回头说他,就将手背向后面一推,没想到推向他肚子里的手掌却碰

    着那一根硬邦邦的xx,心中不禁一凛。也就隔着他的裤子在那儿狠狠一捻,摇晃着揣摸把玩,终于是下去

    了几个人电梯才得以升高,升腾的速度让人有些失重的感觉,孙倩不仅是身体的重量,还有一颗心也提到了

    喉咙间。在这众目瞪瞪之中的xx总能让她生出甚于平常的兴奋来,只可惜一个子就到达了他们的楼层,尽

    管是如此短暂的抚弄,孙倩知道她的下面已是湿透了,裤子里贴在那特别敏感的地方凉丝丝地极不舒服,而

    且今天她又偏偏穿上了丝裤子。

    出了电梯,凤枝见小北额间渗着汗珠,就爱怜地问他,小北随口应道:"电梯里太闷了。"孙倩递过去一

    个暧昧的微笑。引座的服务员把他们领到了一包厢里,港式早茶吃的不是茶,而是那丰盛的点心,小推车络

    绎不绝地游晃着,热气腾腾的点心让人眼花缭乱,小北一下子就搬了好多堆在卓面上,一伙人喝着菊普茶品

    尝着精致的点心。这时,小北接了个电话,脸上堆着高兴的神色,放下电话,小北起身给每个人续了茶,到

    了家明跟前说:"老兄,你那事定了。"说完得洋洋地朝孙倩望着,那样子就像等待大人夸奖的孩子。家明脸

    上流出了深切的期待,兴奋地追问他:"什么时候定的。"孙倩就娇娇地嗔道:"你们说什么哟,我闹不明白。"小北笑笑道:"反正今早这顿是家明请客。""这有什么,只要那事成了,什么都好说。"家明拍打着胸膛。

    "是你说的,可别反悔了。"小北说:"就在原校提拨,教导主任。怎样,满意吧。"家明立起身来,举着

    茶杯说:"我就知你行,我终于是熬出头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