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洁高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熊熊欲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像只小母猫一样伸出舌尖舔着他,加倍地剌激他。她的那双柔软的双手不住地在他的头发里摩挲,摩

    挲得他难忍难耐,如狼低嗥如虎长啸,抖起精神挺起尖利的矛枪向她挺剌,她的屁股灵巧地凑合他,双臂紧

    紧搂住他公牛一样粗壮的脖子。她亲吻他的眼、鼻、面颊、唇,亲吻他发达的胸肌、娇嫩的腑窝,吻得他体

    内再一次燃起熊熊欲火。

    孙倩的脸涨得通红,眼睛睁得越发的大,越发的清光闪闪,像一只发怒的小母猫,又逼人又可爱,看得

    德子发起呆来,不觉怦然心动,一条毛绒绒的虫子在心里慢慢地蠕动起来,搅得他心里奇痒却又无处可搔,

    有一种说不出的焦燥和兴奋。德子跟着老头好多年,从没见过老头这么张狂着,xx比他们这伙年轻的并无

    两样。他悄悄地调整了后视镜,而且是对准了孙倩的下体。趴在张庆山身上的孙倩裙子被撩到了腰际,一个

    白皙的丰隆的屁股正上下耸动着,依稀还能见到那丛黑毛染着水珠。他妈的,真白。成熟女人的丰盈体态就

    像满满一杯上等的葡萄酒,虽隆而不漫溢,没有那个男人见了不想抿上一口,只要他是真正的男人。德子在

    心里轻叹一声,他没有参加大山酒楼那天对孙倩的蹂躏,孙倩的身体,孙倩那淫荡的样子也是后来听伙伴们

    说的,他认为他们有些信口开河,胡吹海侃夸张其事。今天总算让他亲眼见识到了,难怪老头为博得她的欢

    心而拚命花钱从不蹩一下眉头。他把车开上了市效的高速公路上,一个不留神,那车子斜斜地冲向路边的护

    拦,他惊得头上渗出了汗珠来,精力旺盛的他身体膨胀得几乎崩裂,他不禁腾出一只手隔着裤在胯间揣摩着

    ,就有一腔激情蜂拥而出,那原本通体充血铁杵一样的东西变得蔫蔫巴巴鼻涕虫一样。

    孙倩感到老头的xx快要来临,那东西在那里胀大疯长,直顶得她心慌身麻无所适从,她收腹提臀,将

    xx的壁肌紧紧夹住,就听着老头一阵闷哼,那双抱着她屁股的手更加有力地抓挠着,汪汪汩汩的精液就在

    她里面欢欢地激射着。将他埋藏了许久的xx像洪水一样在她幽邃美妙的xx里渲泻一空。把她美得不禁也

    轻哼长叹,感受着欲仙欲死的激越喷溅。

    刘春生和吴艳的婚礼是在大酒店举行的,他们俩个都交际广泛,除邀请了学校里的教职员工,还有很多

    外面的朋友。孙倩是和赵振相约赴会的,一路上,赵振就怨声载道地责怪孙倩穿得不类不悴,显得不够严肃

    隆重。孙倩穿着流行的低腰长裤,紧窄的下腹束缚得身子曲线玲珑,上身却是短小的体恤,露着一抹白溜的

    小肚,和那个笑眯眯的脐眼,最要命的是那低腰裤子,稍晃动就见着里面黑色的内裤边缘。大酒店装璜豪华

    ,大堂的穹窿极高,垂泻下瀑布般密集有序的水晶条,闪射出柔和的如霜如雪的白光。当堂一池喷泉,那水

    珠盛开着如银菊吐蕊,跳珠迸玉,池中有各色各种金鱼,像这大酒店的这些客人,男的个个腆胸突肚。女的

    xx丰臀,衣着色彩斑谰,花里胡哨。

    婚宴就快要开始,宾客们正依次步入座位,杂乱的步履声之后,就是脱外套飘动的一阵凉爽,惨和着汗

    味。座次的谦让就好有一阵争执。远远的,孙倩就见到一穿黄色边衣裙的背影十分熟悉,旁边却是她们校里

    的王申,待到近了,她见竟是白洁,自从学习回来后就再也没遇见过,今天在这相聚,孙倩心里有说不出的

    高兴。就悄没声色地绕过人堆,猛地从她的后面一下楼紧了她的肩膀,同时把一个笑容可掬的脸伸到她眼前。白洁也是惊呼上一阵,俩人不顾众目睽睽就亲热地搂到了一块。"你们认识啊。"王申就对孙倩说,一双眼

    极不老实地在孙倩的身上乱瞄。

    "是啊,你挺有艳福啊,原来我们妹子是和你一家的,咋不早介绍呢?"孙倩就瞪了他一眼。王申就自认

    很幽默地说:"啥时候成你妹妹了呢,那我不成了你妹夫了吗?""想的美"孙倩就把白洁拉到了她的那一卓子

    上。赵振当仁不让地端坐在主卓的大位上,其他人知趣地也把他旁边的位子留空着。孙倩见赵振旁边只是一

    个位子,就把白洁扯到这卓子的另一端里,把王申独自凉到了一边,他还在那边痴痴地呆着,不知脑子里胡

    思乱想着什么。还好,赵振就对他叫了一声:"王申,来过来喝酒""赵校长,我不会喝啊。"王申从不曾受到

    如此的抬举,一脸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样子。"男子汉大丈夫,不会的学啊,来。"赵振见王申还纳着不动,

    起身把他扯了过来,让到他旁边的空位置上,王申就在这主卓上赵振的身旁坐下。孙倩就嘴角不经意地流露

    出一丝嘲笑,还拿眼睛瞟着旁边的白洁,见她没察觉什么,也就把嘴边的话吞了下去。就给白洁挟上一块鱼

    ,说:"妹子,天天都在家干什么呢?""没什么事情啊,就是看看电视什么的"见白洁这等娇柔含羞的样子,

    孙倩就越发想逗弄她"没找男人玩玩啊。"孙倩一脸的坏笑。

    "去你的,你才找男人玩呢。"白洁虽然脸红了,可让孙倩这么调侃却没怎么觉得讨厌。

    "我当然找了,要不我给你找一个"孙倩说这话,一双眼睛就朝赵振那里对白洁眨巴着,白洁一下就明白

    过来,满脸一红,不好意思地把个头低下了,脚却在卓子底下狠狠地蹬了孙倩一下。说"你自己找去吧。""

    好啊,咱姐俩一块找去啊。"孙倩就在她的耳边说。她们俩旁若无人地自顾你来我往地说了很多亲密的体己

    话,婚宴也进行了差不多,男人们喝酒时吆喊的叫嚷令人头痛,连续不断的讥讽和恶俗下流的玩笑不绝于耳

    ,他们正在商量着后面的娱乐,听着是要打牌一样,而且还声嘶力竭地嚷嚷要玩个通宵。白洁经不住孙倩的

    再三怂恿,俩个人就起身离座,说声上洗手间,白洁却走到王申那里耳语了一番,然后才跟孙倩勾肩搭背一

    溜烟地走了。她们一出酒店就打了个车,没一会,就到了万重天迪斯科厅,孙倩牵着白洁在人堆里艰难地穿

    行着,周围有不少金发洋人,也有更多露着小蛮腰以一头东方瑰宝似的黑发为招揽的女孩。厅顶上面纵横交

    错地搭着巨大的铁架,悬挂着圆的灯、方的灯、长条状的、三角形的而且这些灯都在旋转着。变幻着红的、

    蓝的、绿的,白炽如昼的光罩,那灯光有时忽闪忽闪、似是而非,有时如同一道闪电剌得你睁不开眼睛,灯

    光斑斑驳驳五彩缤纷,它们有时变幻着颜色,将你身上的衣服转换使白的更加雪白、黑的更加泛亮。舞池的

    正前方的小舞台上,驻扎着一支乐队,整晚卖力起劲地演奏着,那声音通过高保真的音响分散在大厅的每个

    角落中,洪大的、澎湃得像波浪涌动,很清朗、很雄壮,仿佛能托起顶棚并让它飞向天空。这种震动性的喧

    声充满着整个舞厅,一踏进去使人的灵肉都跟着波动。她们艰难地找到了一处座位,要了两大杯啤酒慢慢地

    喝着。

    电吉它猛地发出丛林猛兽般的吼叫,人群霎时亢奋起来,涌动如潮般地跳进舞池里。他们都象触了电似

    的摇晃着身体,把头甩得随时要断掉似的。越跳越高兴,越跳越爽,直跳到人间蒸发,直到大脑小脑一起震

    颤的地步那才是最高的境界。突然,全场的灯光熄灭了,音乐也顿时静寂,霍地,几道闪电掠过,那灯光便

    好如利剑一样直插下来,呈奇型怪状的树枝形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黑暗切割得支离破碎。这是舞厅里最

    为激动人心的时刻,周围的人们纷纷拍手欢欣雀跃全都涌进了舞池中央尽情地跳、痴迷地扭,长腿料动着、

    裙子飘开了,时而一阵激越的嚎叫,心底的快乐泄露在一种特别的叫喊里,由于愉快的期盼而发光的亮眼睛

    在周围闪烁着,无论你向那里一看,都看着见美丽的身影从人群中滑过,刚刚消失便有另一个代替也是同样

    迷人。

    探照灯如凛烈的长剑一齐激射在舞池中央。那里,慢慢升起一平台,上面有一年轻的女子扭动腰肢随着

    平台悠悠升腾而起。她双手高过头顶,两个手掌反滚着变幻出很多花样,一条纤腰和个丰隆的屁股扭得如同

    错位了一般。孙倩在椅子上随着音乐的节拍摇晃着告诉白洁,那是舞厅里领舞的小姐。这时,音乐更加凄厉

    激越,人丛也越来越疯狂。领舞的女子把上衣一扯,就剩下了乳罩,隆隆的两陀肉球也跟着节拍扑腾扑腾地

    跳动,还有着那跟内裤差不多的紧身短裤。孙倩就硬拉着白洁进入了人丛里,她们挤在人群中跟着摇晃,白

    洁跳舞虽没孙倩那么挥洒自如,但跳得真的快乐,脸发蓝,脚踝发硬,陌生人在这火般的空气里互相xx,

    没有一只苍蝇可以飞进来并躲过这高分贝和激荡的微粒组成的可怕浩劫。

    孙倩快乐死了,她跳起舞来幻觉连篇,灵感如泉涌,这是身体过度解放的结果。一个男人在台上歇斯底

    里地唱着,一只手从背后搂住她xx的腰,孙倩不知道是谁,也不在乎他是谁。孙倩想她已用跳舞吸引了不

    少男人的目光,这时,她注意到了白洁,她也扭动得更欢快,她那黄色的的裙子布料很轻薄,大幅度的旋转

    也把裙裾带动起来,不小心就会现出内裤来,好像她要把心里那臊动释放出来,她要把煎熬的xx发泄,她

    要让身上激越迸流的血液奔放出来。他又摸了摸孙倩的臀部,并对她微笑,孙倩受不了这漂亮的男人,他觉

    得孙倩很聪明,一脸静莫,也就更加放肆,"你有一个可爱的屁股。"他俯下脸来几乎贴到她的腮边,在音乐

    里对她呼出热乎乎的气,对着她耳边嚷嚷着,音乐太吵了,孙倩就操了他一声,心里却想谁叫你那么漂亮,

    使她变得神经质,孙倩原来不爱说粗口的。这是她很久没有的一句骂人话,倒把自已吓了一大跳,这话说得

    真带劲,真剌激,真痛快。

    不这么说,心里那点感叹,那点震动,那种迭宕,可怎么发泄出来。孙倩一下子领悟到人类语言的妙处

    ,怪不得人们有各种荤的素的骂人花样,原来不是污染嘴,而是痛快心。

    人流在慢慢在蠕动,把孙倩和白洁挤开了,她的手让人不经意地挽着,当孙倩微笑着转过头去,她看到

    一张轮廓动人的脸,在他随随便便的姿态里有一种让她不安的东西,似乎是猎人面对心爱的猎物时不一般的

    矜持,他居然也在这里,他漂亮得令人心疼,令人怕自已会喜欢上他但又怕遭其拒绝。小刚光滑的皮肤、高

    高的个子、做成乱草似般往上竖的发亮头发,眼睛迷人如诗如烟,看人的时候会做出狐狸般的眼神。"好象

    瘦了很多,谁在折磨你,说出来我替你摆平去,折磨一个美丽的女人是一种错误更是一种罪过。"他可以说

    出整卡车整卡车的热情的话,说完就拉倒,谁也不会再去提,可孙倩还是很享受这种像烈焰像冰淇淋的语言

    式抚慰。音乐变得柔和起来了,但灯光却暗了下来,那些男女已从刚才的疯狂变得柔情似水了,一对对紧搂

    着慢慢地挪动。孙倩这才记起白洁,见她自己已回到座位上,就问她:"怎么样,过瘾了吧。"白洁没说话,

    却点了点头,能见到她兴奋的神采洋溢于脸上。那男子走了过来:"倩姐,过来了,跳一会儿去啊。

    "孙倩就向白洁介绍:"他叫小刚。"那男子二十多岁,看来和孙倩很熟悉。

    孙倩就让他搂进怀中,婀娜多姿地滑进舞池。

    他们不是在跳舞,只是紧贴着相依相偎扭动着,好一会,只是在原地上摆动两腿。孙倩全身发出充满快

    感的战栗,她把小刚那一头干燥而又柔软的头发弄乱了,让自已的耻骨擦着他的腿,下腹又是一阵充满快感

    的痉挛。小刚只故意轻吻着她的额头。"不行,再吻得激烈些。"孙倩剧烈抗议着,踮起脚尖把打开的嘴唇贴

    了过去,开始小刚只是轻吻她的嘴唇,接着仿佛不能控制自已高涨的情绪把舌头深深地伸进她的嘴里并四处

    搅动着,他的牙齿轻轻咬着她的嘴唇发料,用手抓住她的头发并抚摸她的腰部,这样持续着终于孙倩发出了

    一阵轻微的叫声,全身发软差点跌倒在地上。"你真是个坏孩子。"兴奋得脸上渗出汗的她嘀咕着。

    舞厅的散座中却是昏暗的,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面对着面还是不能仔细地看清眉目,黑暗更能激

    发热情,黑暗更能使人明目张狂。回到了座位上,没见着白洁,孙倩想她必是上了卫生间了。小刚更是肆无

    忌惮的在孙倩的身上胡揣乱摸,孙倩已是让他撩拨得xx炽热。每个台上放着小蜡烛,那飘逸的火苗也象在

    撩拨着心底的xx,还有醇酒、鲜花和各种饮料,浪漫温馨醉人情怀。在这片豪华奢移放纵当中,让人会闻

    到醉人的、奇特的各种味道,花的香味和女人香水的味道。白洁回来时,孙倩正和小刚亲吻到了一块,光滑

    的手臂、白晰的肩头、裸露的脊背,还有后脑勺和排红的脸。他们急不可待拥在一堆,各自在对方的身上摸

    索,两个人接吻了,小刚用左手搂着孙倩和腰并轻抚着她,右手隔着裤子在她的屁股上揉搓着,轻轻咬着她

    的嘴唇并用舌头吸吮起来。孙倩一边做出了猛烈的反应一边把手从胸间伸进他的衬衫里面用指甲抓挠他发达

    的肌肉。东子就过来了,这小子一下就瞄到了白洁,热情地对她说:"你是和倩姐一起来的吧""是啊。"白洁

    扬起春色荡漾的脸。

    "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东子。"东子对付美女很有一套,他一直微笑着,眼睛灼灼如桃花,伸出手来和

    白洁紧握了一下。孙倩不禁暗暗地叫苦不绝,放纵地笑着在小刚的耳边说:"白洁这下完了,落入魔爪。"这

    才大声地对东子说:"东子,这是你白姐,好好照顾着啊。""放心吧,倩姐。"东子就彬彬有礼的邀着白洁步

    入舞池。一曲终了,俩人已是好熟悉的样子,东子不知逗了她什么,白洁放肆地大笑着,还极亲昵地推着东

    子的后背。东子过来对孙倩说:"倩姐,这里太噪杂了,不如重找个安静的地方。"孙倩觉得也不错,就点了

    头,小刚就说:"出门旁边有个酒巴,我们到那吧。"几个人就鱼惯地走出来。

    到了酒巴,又是另一番境地,这里静寂得像世外桃园,只有悠远的钢琴声若隐若现地轻泻着。他们叫了

    东西,自然少不了酒。现在四人已是经径分明自成一统,东子和白洁挨在一椅子上,白洁整个身子已趴进他

    怀里,对东子那只环绕在她腰肢上肆意轻薄的手只是象征般地扭动着,说不清是在逃避还是在怂恿。这边孙

    倩更是坐到了小刚的大腿上,让他轻轻地搂住了,把头放在孙倩的肩膀上,能感觉到他的睫毛在她的脖颈上

    细微颤动,孙倩的心里引发一阵天鹅绒般的柔情。

    小刚的一双手慢慢地抵住她的小腹,一双手也慢慢地触动了她的臀部。这使孙倩突然感到下身一阵热浪

    涌流,一瞬间湿透了。已经很夜了,酒巴的待者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着看着他们,孙倩却无半点的睡意,见白

    洁也像意犹末尽,兴致很高的样子,她提议不如到她家里去,立即得到那两个男的热烈的响应。孙倩就招呼

    来待者结了财,一行人打了车就往她家。

    进了门,孙倩把所有的灯都开着,眩耀地对白洁说:"你还没到过我家吧。

    "白洁四周转了一圈,惊诧地叫唤着:"哗,倩姐你好了不起啊,住这么大的一房子。"孙倩从冰箱里拿

    出水果、饮料,然后,冲他们一笑:"你们随便,我要洗个澡。"当孙倩刚进入浴室时,小刚突然从后面紧紧

    地抱住她,并且在她的颈项间热烈地亲吻着,他掀起她的体恤,迅速地顺着她的脊梁直吻下去,动手拉落了

    裤子上的拉链。孙倩扭动着身子想躲开时,长裤突然往下滑落,露出了她丰腴的一双xx。小刚又把她反转

    了过来,解开她的胸罩,白细坚挺的胸脯立即呈现在他的眼前。蓦地,孙倩被压在了浴室的地板上,她想叫

    喊,但好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孙倩身上夹杂着汗味体味香水味使他陪感剌激,他粗鲁地脱下了孙倩的内裤

    ,而且自己也极快地裸露了下半身。孙倩的内裤被脱下的那瞬间,她感到了一种受强奸的气氛,同时,她也

    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种感觉。立即,他的手探索着她的下身,他们俩个如猫一般不断xx,不久,小刚的指

    尖探进了她最敏感的xx,那种感觉立即转化为快感,他的手指如拨竖琴般抚上又抚下。孙倩喘着气,任凭

    他除却了她身上的仅有的布料。她躺在浴室的地板里,一丝不挂地张开大腿,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吟哦回肠荡

    气的神秘歌谣,放浪得不遮不盖,妖娆的没遮没拦。

    小刚挺着健壮硕大的xx,心急火燎地直插了进去,让孙倩感到了一阵激动的充实。她竟有些不可自制

    地呻吟着,随便他的深入继续,呻吟转换成了呼唤,声音愈来愈大。

    小刚疯狂地跟着叫喊,激烈地晃动着身体,他的声音沙哑,且"呃呃呃。"地发出叫喊,尽管孙倩仰着脊

    背,但仍能感到有般爆发的热浪,他沙哑地叫唤着孙倩的名字,不久身体抽动了一下,一切重归于平静。当

    她恢复了意识时,他已趴在她的身上,然而,孙倩仍然可以感到阵阵的抽动,她尽情地享受这快乐的余韵。

    孙倩这才走进淋浴的莲蓬下,把水掣开得大大的,让水像针一样从喷头激射着,她正对着水叉开了双腿

    ,挺着胸腈。双肩后收,尽情地享受水的冲击,水珠拍打在她的身上四处迸射,本能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地

    颤抖。"倩姐,再进来一个好吗。"小刚说着。

    "那你要先求着我了。"孙倩放荡地笑着。小刚就跪求着:"你要怎样,我就怎样,宝贝。"说着,蹭到了

    孙倩的脚下,一根舌头就贴在她的下面。"不要的,那还在流着你的精液。"孙倩努力逃避着,他的只是模糊

    的鼻音:"你的也不少。"孙倩不禁呻吟一声,头向后仰靠着,用力靠在瓷砖墙上的支架上以免滑倒。小刚站

    起身来,用双臂抱着她,回到了卧室。卧室里的门并没关严实,听见了客厅里白洁咿咿啊啊的呻吟声,孙倩

    就挣脱开小刚,到了门缝朝外窥探。白洁已是赤条条一丝不着地仰躺在长沙发上,东子趴在她的上面,腰肢

    和屁股正奋力拱顶,那急风暴雨般的节奏把白洁乐得手舞足蹈,跟着也扭腰送胯地如薪添火助着兴致。孙倩

    看得不禁一个身子靠向墙壁上,长叹一声闭上了眼睛,小刚上前搂紧了她,笑嘻嘻地说:"你像个没了骨头

    的布娃娃。""我一身都酥软了。""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这是白洁急促的叫唤,只见

    她一头黑发摇晃不绝,双腿高举紧夹在东子的腰间,整个身子都已悬空起来,东子奋起猛地耸了几个,也轻

    喊着,孙倩能见到他的屁股在快速地抖动,然后,才慢慢地倒在白洁身上。"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xx

    真舒服"东子就摩挲着她的脸说,跟着就一双手在她的xx间放肆地揉捻了起来。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的脸泛着幸福快乐的光彩,斜飞着媚眼说……

    "要不是白姐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东子埋下脸,在白洁的xx上轻舔慢吮。孙倩就扔下一句:"

    那边有空房间。"说完,关闭了房门,扯着小刚扑到了床上去。

    朦胧间不知已是什么时候了,小刚醒了过来,伸开了四肢在床上打挺,把骨骨节节的乏困逼了出来。他

    找了一根香烟叼在嘴角点燃。躺在他身旁的孙倩赤身xx只盖了条毛巾被,像是完全还没有清醒来似的一动

    不动。他想起了沙漠风吹过形成的起伏优美的沙梁,沙梁下有稀稀的毛拉子草,草窝里有一个精巧的泉眼。

    小刚变换了一个姿势,用大腿再次缠住了她,小腹也顶在孙倩高耸着的屁股上面,粗硕了的xx如同长眼似

    的,一下,就在她那丛萎萎乱草丛中找着了泉眼,那里还渗香流蜜地涔涔溢出些汁液了来。接着他把烟雾喷

    在她玫瑰红的头发,钻进头发的烟雾变成几缕细流慢慢地升起。他低下头,在厚幔的窗帘遮盖下特有的黛色

    的朦胧中,轻轻寻找孙倩的嘴唇。孙倩正做着一个香艳的梦。梦里的她,正漂荡在天空中,一群大雁从她的

    身边飞过,翅翼里扇起的气流使她旋转如一只红色的陀罗,发出嗡嗡的啸响,使她浑身痒痒难耐,便有一只

    大雁伸着粗壮的脖子,探进了她身体里边,用尖嘴一下子一下子啄击她身体最痒的部位,一种奇异的感觉袭

    击了她的身体,使她忍不住大声地像一只大雁一样快活的吟唱起来。这时,她就醒了过来,她睁开了眼睛,

    跟小刚对视片刻,然后静静地接吻,经过酷睡了的吻温情脉脉,像小鱼在水里游动时的那种润滑。孙倩想挪

    动身体,发现真的她的那一处地方正让大雁啄着了,她娇柔地咕噜了一声:"你还要啊。"就遏制不了自己似

    的把腰一沉,把小刚那根魔棍尽根吞没了。

    小刚有着年轻男子汉特有的精力,对他几乎狂暴的粗野行为大喜若望,孙倩在他的身上品尝到了真正男

    人的滋味。

    从昨晚好几次xx之后转醒了过来的孙倩,用有些胆怯又有些陶醉的眼光仰望着兴奋的小情人:"你怎

    就爱不够啊。""因为姐太迷人,那个男人都一样的。

    "小刚说着,用已经恢复了的体力再次发狂般地迎接了孙倩。"真的是一个超一流的高手,你又把我的欲

    火勾引出来了。"孙倩闭着眼睛喘息地说。像是有人放了一把邪火,那把火很酷毒地从地狱一直烧到了天堂。孙倩从来没有那么地亢奋过,疲倦过,欲仙欲死过。这个雄健的男人让她认识到作为一个女人是多么幸运

    ,而拥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又是多么不容易。

    当他们又经历了一阵高昂激越的xx,才发现已快到中午了。出到了客厅时,东子正独自对着电视,摆

    弄着手中的遥控器。"白洁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孙倩边走边挽着头发问。"是八点多就走了。"东子说着眼

    睛不敢正视她。薄而透着轻纱裹着一个绝妙的xx,窄窄的双肩徐徐地细下来,一根绸带子束在纤细的腰间

    ,隆起的胸脯含蓄地暗示着什么。在恰到好处的地方,细下来的圆润蓦地舒展膨胀成一个诱人的空间。"小

    刚哪。"东子问。

    "软绵绵的,下不了床。"说着,就咯咯咯地放纵一阵大笑。东子就起身朝那房子里探头,孙倩随后才说

    :"说笑的,洗澡哪。"东子一只手就按捏在孙倩的屁股上,孙倩拍开了那只像火钳一样滚烫而危险的手。走

    到了长沙发上,东子就跟到了长沙发说:"倩姐,你知道身上那一处最惹人吗?"孙倩仰起脸问:"那里

    啊。""就这屁股以上的,我已经注意好些时候了,你要坐下,简直像一小提琴。"孙倩让他给哄得脸上现着

    明丽的笑。"你说东子,昨晚你对白洁使了什么手段。告诉你,她可是良家的少妇。""倩姐,什么事都瞒不

    了你,就一点西班牙苍蝇,就把她乐得那样。"东子挨着她在沙发的扶手坐下。看孙倩的背实在像琴,心里

    便有些痒痒的,一时把持不了,正要把手掌伸过,却怯了下来,只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她的脊骨,戳得有意无

    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