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洁高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我跟你去吧。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还记得在哪吗。"家明殷勤地问:"我跟你去吧。"孙倩嫣然一笑,即没拒绝也不答应,自顾离开座位

    ,转身跚跚地走去。家明对着她一袭牛仔短裙,束出柔韧的腰,浑圆结实的臀,修饰出两条笔直而富有弹性

    的腿,驮着她堪与职业模特相媲美的身姿,俏洒洒地直入远处的一幢厕所里。他望着她的背影,感到丹田一

    股热气升起,刹那间流遍全身,由不得一阵心烦意乱,浑身着火般燥得难受,便抖擞清神,咬牙切齿地骂出

    一句天荒地老的真言,跨着大步跟着过去。

    家明跟着孙倩进了卫生间,啾着孙倩刚好要关门那瞬间,用脚急切地塞在门缝里,肩膀一挤就溜了进去。孙倩就娇嗔着:"人家涡尿呢,你跟着干吗。"这儿说着手却没闲,撩起裙子脱了裤衩便蹲坐在马桶上,就

    听见咝咝滴滴的声音。

    就在她拉完毕弓起身子时,家明见着两截玉藕似的长腿雪白如缎,高突的一处地方两片花瓣中细草萎萎

    那上面还摇晃着滴滴露珠,禁不住双手逗弄起来,顿觉花瓣微张内里咻咻的吸纳,就将孙倩的整个身子反转

    过来,双手掰着她的屁股蹲在地上,立即口吐红舌遍臀萦绕。舔及溶溶仙洞、曲径通幽,徐徐吞吮花心。

    孙倩整个身子伏在马桶上,只把个丰盈雪白的屁股高高耸起,努力把那地方展现着,直将那肥腻腻、光

    滑滑、红艳艳的嫩缝儿露了出来,自然淫兴教教炽热无比,那地方翕扣欲碎,里面似有一眼涌不尽的泉眼汩

    汩而出,把那绒绒纤毫弄得湿漉,家明把条利舌伸得老长在那花瓣探寻一遭,轻轻一触便有一截似骨非骨、

    似肉非肉的东西探了出来,如同一小沙弥探首帘前朝外窥视。他在这地儿打滚好些年,把孙倩的身子方方面

    面抚弄个透,怎不识得这小沙弥,每凡她淫火焚身,情炽渴望打熬不住时,这小沙弥就探出闺房披头露面悄

    悄浮现。他竟将利齿深深噬入紧含慢吐顶钻伸缩,如鸡琢食、如蛇吐信,孙倩熬煎不往,竟唧唧呀呀叫出声

    来,一股热腾腾xx涌将出来,流了一片汪洋把家明的嘴、唇、脸弄得都是。

    家明解着裤带子的手直打哆嗦,连同内裤让他扯到了脚脖子,手扶着xx就从孙倩的屁股后面长驱直入

    ,孙倩那儿已是滥溢一片,家明只是腰间一挺,那东西就毫无阻滞的连根尽入,然后他就挺身而出腰送臀,

    啪啪有声地直击猛撞。一双手却探进孙倩的衬衫里,挪开了她的乳罩,就在那久违了的xx上摩挲。孙倩觉

    得吸纳在她里面的那东西沉甸厚实,知道家明已是好久没使用了,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歉意,油然而来的那

    丝情愫,带动了身体上的一股激情,下面的那儿就泛起热流来。家明顿觉一烫,那活儿就气势汹汹地膨胀开

    去,撑持着孙倩的下部一阵紧张,一阵痒痒。她觉得那活儿就如同活物,在自己的腹中乱咬乱撕,乱吮乱吸

    ,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一拽一拽的揪扯着,掏空了。

    两个身体正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纠缠不休,也不留意在外边一双眼睛滑碌碌地偷窥着。这茶座的年轻待者

    打孙倩一到时就心旌旗动,一个夜里那双眼睛就围着她的身上不曾离开过,刚才见孙倩离座进了卫生间,就

    悄悄地跟着,此刻正扒着门缝偷窥内里活色生香绮丽香艳的春光,见着一个白花花的扭动的身子,耳闻着快

    活消魂的唧唧水响,似鱼嚼水、又似雨水入泥,已是心荡难安、精神狂逸,裆下那物件如火炭般热烙,将个

    裤子撑得如同戴着斗笠,体内一股炽火狂焰升腾,左冲右突、一个不留神就一倾如注,他不禁紧闲着双眼,

    尽享这突而其来的快感,遏制不住从心底直冲出来的一声叹息。

    这就惊动了内面正尽欢尽爱的一对男女,孙倩不禁慌乱地扭开了身子,捞起滑在腿际间的内裤,家明急

    忙把门打开着探出了身体,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逃也似地直窜出去,孙倩就娇憨地用手擂打着家明的胸部:

    "我不干,让别人偷看了。

    ""别怕,他又不识得我们。"家明见她花容失色,又羞又娇的样子清纯秀丽,不禁用手在她的腮帮上轻

    拍着。两个人便整齐了衣服一同回到了座位。

    孙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夜了,孙倩要给家明想法子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为了安慰他而敷衍了事,这

    些日子里张庆山已偷偷地找了她,说是为了那一次的鲁莽行事深感不安,要向她赔罪。其实那老头醉翁之意

    孙倩明白,想到那一夜里他久久不放她走,对她痴迷有加的样子。那时孙倩就犹豫再三,妨着跟家明的关系

    还没解决,恐怕受之于他把柄。所以徘徊不决,从进一中跟赵振这些人走到一起,孙倩无不为他们奢侈淫逸

    的生活自惭形秽,不禁为当初一腔热情地跟家明要在大山的学校里过着世外桃源生活的浪漫理想而感慨。每

    每回到家中,在这狭窄的房间里,无端就生出很多烦恼出来。接着一股无可遏制的倦意像潮汐席卷过海滩一

    样席卷了她,她双手放在胸前,很快就睡了。

    清晨的阳光如一瓶陈酿一样被打开,并毫不殉私地见者有份地倾倒入每一个人类的杯中,便注定每一个

    人都能分享这种美味可口的阳光饮料,注定那些新鲜的微薰的醉酒的日子将成为一种美好的开始,在漫长的

    黑暗的世界里突而其来似的明亮。孙倩一起床,也顾不得自己精赤着的身子。就心急火燎地翻箱倒柜寻找张

    庆山的名片,他说上面的那电话很少人知道的,只有几个他的红颜知己或是市里面高层人物才知道,不用通

    过秘书就直接找到他。当时孙倩也不在意,随手就不知搁到那里。她的动静也把她爸她妈惊醒了过来,在她

    的房间外问道:"倩啊,大清早地找什么哪。"她也一惊,见自己一个身体一丝不挂,这才随便捞了件衫套上

    ,就到门口对两位老人说:"没什么,就找个名片。"结果,却在自己的手袋里面找到了,她坐在床沿上纳闷

    为何要把这纸片带在身边,也许心底里总想着有那么一天会找着他的。她伸展着自己两条修长柔滑的腿斜躺

    在床上,就拨出了一串号码,很快就有了回应。

    "是我,孙倩。"她简单地自报姓名。那一头的声音很模糊,想必他还在睡梦中。她就追着问:"怎么啦

    ,还没起床哪。那我等会再打。""不不不。"他连连说不,这下清醒了,孙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昨晚跟市

    里的领导打了一宵的牌子,好晚才睡的。孙老师有什么见教。"这土鳖,就是上一遭厕所泡一涡尿也会夸耀

    成谈妥了百多万的生意。"我想请你吃饭啊。"孙倩把声音放轻放低,让他听来更加娇柔,并没恶意。

    "那该是我请才对,只要孙老师你肯赏脸。"他受宠若惊地,掩饰不了的兴奋。孙倩就说:"说好了,别

    跟着那么多人,我可不喜欢。""那一定,那一定的。"他就跟孙倩约好了中午在宾馆的巴黎厅见面。

    孙倩到了宾馆的巴黎厅时,见张庆山跟他的女秘书已在那里等候了,心中就有隐约的不快。一张脸也就

    现着不是很喜悦的样子来。孙倩娇嗔欲怒的样子让张庆山怦然心动,他让女秘书退下,站在他面前的这女人

    堪称是他见识过的女人里面最为出类拨悴的性感尤物,现在他能更加细致的打量着她,罩在灰色裙下的身段

    ,那薄绸紧裹着她丰腴的身子,衣领故意敞开着,高高的乳峰显而易见,很惹人注目,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

    两侧隆起部位上的奶头像受挑逗一样紧紧地贴在柔软的裙衣上。走到了他的跟前,她的大腿、腰身、臀部都

    缓慢地似流水般地颤动,带着一种肉感的诱惑,她岂直不是在走,而是在慢慢地滑动,以她不寻常的体态唤

    起他的注意,以满足他xx前奏。

    "你不是要我吗,我来了。"孙倩开门见山,她清楚对付张庆山不需要多余的废话,那人聪明得快要成精

    了。孙倩的直率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他也没有显现出过份的失态。仍笑容满面地说:"还在生气啊。""那

    是自然的,我不生气,我不成了什么啊。"孙倩那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紧他,高高的胸脯在蝉翼的的裙衣下

    ,以那种不会被误解的性感舞蹈节奏急剧起伏着。

    "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可是诚心诚意向你陪罪的。"他觉得在她的面前竟变得软弱无能起来了,他张庆山

    在那都是铮铮铁汉啊。他忽然觉得一阵焦渴,伸手拿起茶杯,咽到了嘴里却惊讶自己并不是口渴,终于明白

    了是身上的那股热焰在作崇。孙倩为他续了茶水,随着她的那么一探,她的裙衣上部更加放肆地张开了,她

    那可爱的xx暴露在他的眼前。"孙倩,你说,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孙倩重新坐回到她的椅子上,两条

    勾魂夺魄的长腿交替在一起,薄薄裙子纵到了膝盖上,露出忪软丰腴的大腿,她的一举一动无不具有强烈的

    诱惑。"我什么都不要。"孙倩咬着下唇说。心中却有一种隐隐说不出的快意。

    张庆山懊丧自己骨子里对孙倩的态度,一见到了她,腰都直不起来。当然,他那里随着年纪的增大已老

    树一样枯起,遭霜的鲜花一样萎顿。因为闲置太久而成了一样下体的摆设。可那天是这女人让它忽然活起,

    活起了便不肯死,枯树逢春一样张狂,一回的雨露滋润,合抽出好多条的嫩油油枝条,好多片的碧碧叶子,

    条条骚动叶叶风流。

    待者已为他们送上了菜,份量不多但品质不错,有鱼翅、有鲍鱼,更有一些孙倩叫不出名但很可口的东

    西。就是盛放的器皿也是那么精致,金碧辉煌。孙倩知道那是他的女秘书点的,不禁为她的良苦用心而感叹。张庆山为孙倩倒了路易十三,那酒通体透明,有孙倩很喜欢的琥珀色泽。入得口来醇厚浓郁,回味无穷。

    张庆山像只苍狼似的独据在那领地上,酒瓶永远蓄满着醇香的液汁,杯具却永远是一饮而尽的空虚。孙

    倩心中不禁对他有些怜悯:"你不要喝得太猛了。""孙倩,你认我做干爸吧。"他说得过于突然,连孙倩也惊

    讶是否出自于他的口中。"你不是喝醉了吧。""不会的,小傻瓜,得有名份,我才能让你幸福。"他说得斩钉

    截铁不容置疑。

    那天,当孙倩对这种神速发展的关系略感狐疑时,也领略到了有钱人什么叫一诺千金,什么是慷慨解囊。张庆山把她领到了他在城市里的一处秘密公寓,应该说,现在是孙倩的了。孙倩因为过份的激动,脸庞上

    显出粉红的颜色,鼻尖上也冒出一层细细亮亮的汗。她兴高采烈地在宽大的间子里来回奔跑着,不时发出欢

    呼的尖叫,一切都让她感到惊诧。

    张庆山在阳台那边把她逮个正着,他搂住了她,他似乎闻到了一股香气,仿佛从她的身上发出的这样带

    有感官剌激的香气,同样,她的身子在衣裙里恼人惹火。她微张着嘴,好像等待着他的亲吻。由于是刚刚喝

    了酒,孙倩的两颊潮红欲滴,唇上那天然的嫣红胜过于名贵口红,晶莹洁白的牙齿在两片红唇间时隐时现,

    像含着一串玉珠。他们急剧喘息着亲吻在一起,从嘴里喷出惨着口水的热气。孙倩把他腰部上的钮扣全都解

    开,她慢慢地把他的衬衣上身扒开向两侧,整个胸部完全坦露出来了。当孙倩用她的舌头舔遍他裸露的胸部

    时,他闭上了眼睛,心里升腾着对她的渴望,胯间那东西就蠢蠢动弹着。他轻轻地解开她那件肩头扣着四个

    钮扣的绸裙,任它滑落在她的大腿上,这时,他睁大了眼睛,xx裸的xx丰腴光滑。她的xx显得不很丰

    隆,但却十分结实,直挺,xx上跷,两点浅浅的紫红像女妖的淫荡的双眼逗引着、撩拨着他,弄得他的下

    身蓬勃胀起。

    这时孙倩挪动着脚步,她的衣裙就不滑落到地上,他发现她的裙子里边什么也没穿,当他想到刚才她就

    是这样坐在他的身边,忽然觉得他是那样缺乏自制,差点就要喷射出来。孙倩的腰很细,但臀部却丰满,圆

    圆的鼓鼓的。小腹坦平略有浮突。小腹的下面,是一个女人精华的所在,先是一丛黑黑的亮亮的毛,略微卷

    曲,经险老到的张庆山从这丛萎靡柔软的毛上看出她是一个xx特别强烈的女人。喜欢男人像红鬃烈马一样

    骑在她的身上撒欢,而且极易满足,只要稍加调弄,她的身体就会像大病似的呻吟、扭动,就会如可怜的蛇

    儿一样愈发忘情地缠住男人一齐登上极乐的顶峰。

    她那裸露的身体跟他挨得是那么地近,当孙倩伸展她的双腿挑逗他时,他向前倾着身体,非常老练地用

    舌头调弄着她,孙倩把他的脸压在两腿间,她的身体抖动着,一边喘息着,一边把手放到了他的裤裆里摸索

    ,忽然,她一下子好像失去了控制,发狂地呻吟着,紧紧地抱着他的头。是张庆山的舌头像赤练蛇一样在她

    那花瓣上蜿蜒,他的牙齿正在咬噬她隐藏在毛发中的那处敏感的瓜蒂一样的东西。欲火在孙倩的五脏六腑中

    燃烧,并渐渐向胸腔蔓延。她感到火苗快要从喉咙口窜出。极度的焦渴使她忍不住双手紧搂着他的脑袋,就

    像捧着某种纯洁祭祀,某种贵重的馈赠。

    张庆山的头让孙倩搅到了她的胸前,他站直了身来,嘴唇泛着光,闪着两只睁大了的,看来有些狂躁的

    眼睛,两个人一齐往卧室里走去。一到了床上,张庆山就表现出像年轻人一样的急迫和冲动,孙倩横躺在床

    上,她的眼光顺着他的小腹落到了他的胯下,最后,落在他盘根错节的xx上,他叼住她的舌尖,一只手紧

    紧搂住她,下体慢慢向她的下面滑去,突然,她低低地欢叫一声,她知道那东西蛮横地冲入自己的体内,孙

    倩遏制不住一阵兴奋渗出了好些淫液迎接着他的进入,任由着他在里面横冲直撞,在他猛烈的撞击中,她在

    他沉重得山一样的躯体下小心地慢慢地舒展着身子,寻觅他最满意的位置和角度。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粉

    红色的气球,随风飘起,悠悠荡荡的在云端里飞行,风嬉弄着她,一会儿将她高高抛扬起,一会儿又将她甩

    落下来。

    孙倩一双洁白的长腿紧紧地夹着张庆山的腰际,涌动的快感迫使着她下意识地往上蜷起腿,于是她两腿

    间的乌黑中露出了一抹鲜红的花瓣,在他的xx提起时现了出来,一般粘稠的白渍从洞穴中也跟着喷涌出来

    ,直喷到了他的大腿内侧。

    他看着这香艳的情形,无声地笑了笑。他慢慢地xx着,尽量延长享受的时间。

    他的心里像让熨斗熨过一样舒坦,这么个高贵傲慢的女人臣服在他高昂的xx下面,这个脱得一丝不挂

    的女人躺在一张大床上仪态万方的正驯服的听任他的摆布。

    女人在那儿像条蛇似的扭动,零乱的长发散如星光四射,狸红的嘴唇轻轻张开,露出洁白的牙齿和伸缩

    不已的舌头,舌吐如花朵开合,敏感的鼻翼扇忽翕动,发出娇柔万般的嘘嘘的喘气声,和狐媚妖娆的蛊惑人

    心呻吟。这种感觉让他兴奋,让他激动。甚至超过了把精液射进她xx的那一刹间。

    张庆山惊讶自己的骁悍,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领略到已好多年没有了的爽快,真是个绝妙的尤物,身材

    高大结实但一举一动又是那么妩媚撩人。孙倩漫不经心地点燃一根香烟,调皮地将嘴撮了起来,红圆如樱桃

    ,吐出的丝丝烟雾漂漂渺渺,再把香烟递给了他。然后,这才起身伸个懒腰,赤膊着身子溜下了床。一头浓

    密的头发飞泻齐肩,就这样婀娜地走进房间里的洗漱间。

    孙倩很得意地在洗漱间里哼着歌谣,张庆山相信那欢快的曲子是由衷的,是从她的心里发出来的。他也

    很得意,女人就是男人胯下的空谷野马,只有征服了女人的男人才能征服世界。她出来时,不知从那弄来了

    宽忪的浴袍,但也遮掩不住她每一处成熟丰满的曲线和轮廓。她走到床边,眼睛里闪烁着逗趣的笑意,将个

    身子扑向了他,双手盘绕住他的脖颈,她与他贴唇相吻,熟练地扭动着腰肢"老爸,热水放好了,快洗吧。"

    他用手捏紧她的屁股,"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儿。"说着,就起床进了洗漱间。孙倩像哄小孩一样将老头哄进

    了浴池里,然后,她再脱了衣服,轻轻地舀水,泼洒在身上,大理石铺着的地板太滑溜了,孙倩只有张开双

    腿努力撑着。池中的他仰头笑着看她,不断地找寻机会骚弄着她,孙倩扭怩地闪避着,才进入浴池。早在里

    面的张庆山已让出一个位置,留待她的到来,当她的身子浸入水中时,他突然反转身来,孙倩惊呼着,并用

    浴巾遮住了身体。

    他笑意盎然地注视着她,轻柔地吻着她的额头。逐渐地,孙倩接受了他的拥抱,在碰到了他身体时,她

    由得轻唤一声,她发现自己的双眼迷朦了,肩膀无力,慢慢地,张庆山抱住了她,拿掉了她身上的浴巾,孙

    倩想闪避,但让他压住了,当他凉爽的嘴唇印在她温热的身体上时,孙倩觉得格外舒服,在身体紧密贴合着

    时,他从她的下面抚摸着她的胸脯,在缓慢地揉搓着她xx的同时,并不停歇地亲吻她,孙倩觉得全身已好

    像水母般地发软,丧失了气力,快要虚脱了一般。接着,张庆山抱起了她的身体,执拗反复地抚摸,另一只

    手则游荡到了她的下体,一瞬间,孙倩的身体颤动了一下,闭着眼睛任由着他摆布。出了浴池的他,在两人

    身上涂沫着香液,并让满是泡沫的躯体紧密地贴在一块,终于,孙倩扭动着她的身体,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于是,张庆山不顾一切地把她压向墙壁,他沿着她的脊背吻如雨下地,并突如其来的从后面压上,孙倩刚想

    转身,但他强大的力量往她压着,已经将那怒气冲冲通体紫红的xx顶直了她的里面,孙倩的身子如奶油般

    地溶化了,忍不住弯下腰,把屁股更高耸迎向他,快感自脚尖直冲头顶,他仍是激烈地窜动着,好像进入了

    一种忘我的境界里。孙倩感到了后面的他气喘如牛,全身一阵阵急促的抽搐,赴紧叫唤着:"别在这,我要

    到床上。"两人也顾不了身上涂满着的香液,手拉着手到了卧室,倒向了床上,张庆山眼见着孙倩两只淡红

    的xx和紫色的肚脐像三眼女妖诱惑而不怀好意地对着他,顿时那xx粗硬得骇人硕大,她抽动大腿催促着

    :"快点给我啊,我要嘛。"他们再一次合为一体了,她闭着双眼,开始摇动屁股,身体让撞击得直打颤,不

    禁动情地叫唤着:"啊,呀,老爸,真是太好了。"下面的屁股更是大力地抛抖着,身体仰了起来,手指紧紧

    扳住他的背脊:"噢,我快死了,快点。"孙倩知道自己的xx来临了,xx里正一阵一阵地抽搐着,好像从

    子宫里涌出一股让她舒心悦意的淫液,那液汁带着强烈的快感倾巢而出,使她整个人好像腾空而起。这时,

    她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带着一种呆滞的而泛光的神彩。随即一声高呼,整个身体把他紧紧夹住了,她觉

    得他也在她里面暴胀着、战抖着,xx就像触电似的一抖一颤,而且一下比一下更快更急,便有排山倒海的

    激流向她袭来,她能感到他是那么的强劲,假如不是在她里面,那鼻涕一样粘稠的精液忽地会喷射出去好几

    尺。他们两个同时到达了欲火的xx,他全身忪懈地离开了她,摊开了四肢,并排躺在床上的两具xx都沉

    浸在爱恋的回味中,孙倩紧握着他的手说:"太舒服了。"张庆山又贪婪地抚摸着:"你刚才终于承认了。"孙

    倩在他的撩拨下哼哼哈哈,微微地扭动和颤抖:"我承认了什么。""你不是都叫我老爸了。"他激动而不失清

    醒。"我叫什么了。"孙倩感觉着他的忘情。

    "你叫我老爸了,你承认是我女儿了。我要在市里最豪华的酒店举行一个仪式。"他说。孙倩几乎有一种

    成就感,甚至为自已的成熟和艺术而骄傲。她紧紧地拥抱着张庆山,紧闭着眼睛,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说

    ,疲沓沓的像个橡皮人。

    过了好一会才开口:"不,我要在大山里办,我要名正言顺让你的家里知道。

    ""好的,都依你,乖女儿,只要你喜欢,什么都依你。"他边说着手就在孙倩的下面拨弄着。孙倩跟着

    放荡地尖笑:"那有老爸对女儿这样子的。""谁让我女儿这般撩人啊。"说着,就压向了孙倩,他感觉到的只

    是一股热浪,一阵狂飚,一种说不出的激越。她哼哼地呻吟着:"你说我怎就撩人了,你说什么野话了。"说

    着便狂野了起来,不停地叫着你坏你坏。孙倩更是推波助澜,把两个人的境界又弄得风起云涌。

    一直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张庆山才离开,那天夜里他是紧紧地握着孙倩胸前那对宝贝入睡的,在他眼里,

    那真是完美无缺的xx,丰腴而不肥大,坚挺而不失弹性,仿佛那是两只可爱的小鸟,不紧握它,它随时都

    会乘黑夜飞走。孙倩觉得他有时用力过大,疼得几乎叫出声,但她紧咬着嘴唇不叫,心中却有一种隐隐说不

    出的甜蜜。

    他走的时候搜索了全身,把所有的现金都留下给孙倩,并把那手机也留下了。

    看他一脸倦容孙倩真于心不忍,昨晚也太过疯狂了,总是爱不够。就在刚才吃过早餐的时候,他们还在

    客厅里的沙发上又来了一回,他已经没有那种勇往直前的威猛强悍了,但热情依旧不变,可惜最后送给孙倩

    的那东西只有那么可怜地一点点。以致在他拍打着她的屁股说他走了时,孙倩真想再紧紧拥抱他。楼底下那

    该死的司机把啦叭按得就象摧命,孙倩只能依依不舍地和他道别。

    下课的呤声已是响了好久,那些学生还是兴致末尽的样子,没完没了的向孙倩提出了好多问题,孙倩总

    是能感到学生们热切的目光,还有的竟是xx裸,充满色情地直对她身上女性的特别部位。特别是那些男生

    ,有时总让她有怀疑是否该穿严密一点的衣服,但孙倩并不介意,有时还有些很欣赏似的,男人专注的目光

    总是能激越她的某些xx。让他们缠得没办法,孙倩还是再讲了一会。一宣布下课,她就急忙进了卫生间。

    音艺教室旁边的卫生间,孙倩根本没有尿意,只是内裤里湿漉漉的让她不舒服,她在那一处垫了些纸。

    出来时,对着镜子补了些妆,以前这扇镜子确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们传递情感的地方,不知道从什么时

    候,从谁开始,那些女生在涂脂抹粉、描眉抹唇之余,都喜欢将自已的唇印吻向上面,或是用口红画出心形

    的图画,强调了很多次,但都屡禁不止,反而渐演渐烈。那一天孙倩乘着上课前的时候,当着班里特别是那

    些女孩子的面前,从卫生间里拿来刷厕所的拖布把这玻璃镜从头到尾试擦了一遍,从那以后谁也不敢再往那

    上面献上香唇。

    其实这一招孙倩也是从她的老师那学来的,那时候,她也跟眼前的这些小女孩差不多,喜欢在镜子前面

    搔首弄姿、顾盼自怜。她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同学也都走得差不多了。这段日子孙倩春风得意,攀上了张庆

    山这高枝让她受益匪浅,还让家明在大山里重新威风了起来。孙倩的聪明就是把认亲的议式放到了大山里办

    ,让所有的大山人知道,如今她已是张庆山的干女儿了,自然,家明也就是他的干女婿。那议式的场面隆重

    热闹,谁都知道其中是怎么一回事,但谁都笑意盈盈地向张庆山祝贺。就是这段日子里让赵振冷落了,把他

    急得如同没头的苍蝇,老是给孙倩打电话,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孙倩也只是嫣然一笑,也不解释清楚,让

    他急去,对付男人就该这样。

    孙倩收拾好教具就下楼,下着楼梯时她三步做着二步往下走。后面的女孩子就一齐笑她,孙倩不解地回

    过了头,刚好两腿上下站着二级台阶,上边的腿就弯曲如弓,下面的腿却绷得笔直。就听见有人急促的呼叫

    :"当心裙下。"孙倩心中一惊,下意识地双腿一夹,往下面一看便有男生好几个一溜坐在栏杆中向上仰着脑

    袋。孙倩的脸就发烧起来,这才发现其她的女生下楼时都是那样小心翼翼,尽可能将步幅迈得很小,而且尽

    往楼梯靠墙的一边走。孙倩的脸上不禁一红,偏偏今天穿着短裙,而且她清楚地记得,里面又是丁字型的红

    色内裤,根本掩盖不了什么,一想到她的下体在学生面前暴露无遗,竟有些心慌意乱,眼里就迷离作色,泛

    起闪闪的光芒。孙倩就是这样,让人偷窥了,反而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好像有一点儿的火星,让心中那

    股欲火燃烧着了。直到了教务处,孙倩的脸还是火辣辣的,红晕缠绕。

    教务处里热闹非凡,却原来是刘主跟吴艳要结婚了,大家商量着凑份子跟他俩贺喜,赵振也在其中。见

    孙倩面红耳赤的样子,王申就上前关切地问:"孙老师,你那不舒服了。"孙倩就对笑了笑:"没事,谢你了。"赵振过来,就训诉王申:"快点去记好了,谁让你跑来献殷勤了。"引得同事一阵嘲笑,孙倩不禁可怜起

    他来了,王申总是不分场合环境,做着些不适时务的事。随后,那些同事都知道赵校长心里不是很痛快,借

    故逃的逃、走的走了,转眼间,教务处竟冷清了起来。赵振就把孙倩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他还来不及关门

    ,孙倩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狂热地亲吻他,犹如一只老虎,她迫不及待的xx让他惊愕,他们边亲着边跄

    到了沙发,就在沙发里搂到了一块,赵振亲吻着她的发烫嘴唇,抚摸到了她的xx,他挪开了她的乳罩,嘴

    就埋下到了她的胸窝。"不。"他使孙倩高兴得大叫,抗议着:"我想立即。"说着把她那丰腴的大腿蜷了起来

    ,自己的双手就要把裤衩脱下来。赵振也让她的激情感染着,解开了衬衣的钮扣。偏偏这时孙倩的手机不合

    时宜地响了,那声音清脆悦耳,但却让她听着竟是那么烦躁,好像摧命的丧钟。

    电话是张庆山来的,他就在校口,等着接她吃晚饭。孙倩抱歉地朝赵振耸耸肩膀,摸着他的脸说声对不

    起了,就整整衣服走了。赵振也风闻最近孙倩正跟一老头打得火热,他并不在意,想那六十多了的男人还能

    做什么,而且孙倩是那种xx勃勃,风情正茂的女子,老头如何奈何得了。还不就是仗着腰杆里有几个钱,

    不能满足之处全用铜臭弥补。赵振就从楼上看到校门横卧着的黑色凯迪拉克,像海里的一条巨鲸,就把孙倩

    吞没进去,随后摇头摆尾地一溜烟游走了,他嘴里就骂骂咧咧,一串串脏话,像黑色葡萄一样饱实,一样累

    累垂垂。

    孙倩一上了车,张庆山就在后座上把她的两条腿提起放在怀里,脱鞋来捏。

    她的脚踝弯弯若弓,柔软无比,他真不相信它竟能支撑着这么一个身子,一节节细嫩的五根指头和玉片

    一样的指甲。突然附在她的耳边说:"我真没出息,每当遇见你的时候就燥得不行。"孙倩就朝他的胯间中去

    探,果然如棍竖起,就解了他前边的裤裆,弯下了头来。男人恐外边的路人见了,用手努力支开她。孙倩不

    依不挠地说:"我已经湿了。"他伸手往她的裙子去一摸,果然也湿漉漉一片,就拧了孙倩的鼻子羞她。而孙

    倩却摧波助澜,一张嘴张开到了极致,把他那东西的头儿尽吞进口里,一根舌头就在那伸展xx。像孙倩这

    样的女子若在男人面前撒起娇来,比那些黄花闺女更有一番撩人的滋味。张庆山那经得起她这般的拨弄,蓦

    地产生了一种欲窜鼻血的感觉,对开车的司机说:"德子,再绕一圈,择那人少的地方开。"孙倩感觉到那东

    西迅速地膨胀,变硬,于是肆意地抚弄了一番,终于逗得像一根可怕的铁杵。他舒服地哼着,一边在她的脸

    上胡乱亲着,一边把手在她的下面搅弄着,他惊讶地发现只那么一会,孙倩的内裤里面已是泛滥一片,还有

    她的那花丛里的一小花蕾,像一只斗不败的公鸡头那样一伸一昂的颤动。他明白,这女子已经情迫炽热,就

    抱起了她的身子狠狠地一桩,如同亲吻一样,孙倩的下面很熟悉地就跟他那强悍的东西接纳到了一块。她感

    觉了他的那东西在里面上下左右前后各个角度撞击着,一阵阵透彻的酥麻席漫全身,她不禁长叹了一声,随

    即咬牙忍住了,继续上下耸动地迎合着他,她真想此时能够摊开四肢躺下来,但车厢里狭小的空间让她只能

    这样保持着这等姿势,与他的那根东西周旋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