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洁高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有事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倩停了下来,捞过一条毛巾边擦着边说:"有事吗?"赵振就点了点头,扬着手里的那张通知。她转身

    对那女生说:"今天就到这,你换衣服吧。"那女生就拿过衣服扭着个小屁股朝卫生间里走去。赵振的眼睛直

    勾勾地追逐着她的背影,孙倩就笑话他:"小心眼珠子掉地下。"他就过去搂着她的肩膀,孙倩把那双快要探

    到她胸前的手拍开:"去去,人家个身子尽是汗的。"见他的眼光还久久地徘徊在卫生间,就调笑着说:"想

    看吗,那可是末开苞的嫩货啊。""我不信,那还有处女,要是在幼儿园还差不多。"便真的拥着孙倩上前,

    朝那卫生间直探着脑袋。可惜,那女生已动作够快地换好了衣服出来了,跟孙倩说声再见就走了。

    赵振见孙倩的脸上现出不高兴,就过去把通知给她:"阿倩,我带你好好放忪几天。"孙倩接过通知,边

    看边走到走廊,就问:"还有谁。""你放心,都是自己人。我们自己开车过去,明早你就在家等我,我去接

    你。"赵振兴高采烈的跟在她的后面,双手不老实地就揣摸着她的屁股。晚霞鲜红的光慢慢地沿着树枝移动

    ,空气清爽而澄澈,许多鸟嘈杂地叫着。

    在这半山上俯瞰整个校园,以及更远的城市。让人心旷神怡,孙倩一直像吮吸玉浆琼露一样吸着这种看

    不见的氛围。看着孙倩陶醉的样子让赵振像注入了摧情剂,他双手从背后环绕着她,手掌就从健身裤的忪紧

    带插了进去,里面粘粘腻腻,不知是汗水还是别的东西,连那萎靡的毛发也湿漉漉。他得寸进尺地拨开了毛

    发就抚到了那两片肥厚的花瓣,孙倩的这一地方总是让他念念不忘,在这儿,她有一物件最经不起逗弄,一

    经撩拨,那东西就急不可耐地探出个光秃的头来,就像这时,赵振的食指已在那按压着,它既不是肉也不像

    骨,反正一挨到他的手里,孙倩整个人就软绵绵的如滩了的泥,双脚也不由自主地发软地颤抖不止。

    赵振拉脱了她的裤子,连同内裤只一下就让他拽了下来,然后反转了她的身来,双手从她的腑下一撑,

    就将她整个放在花岗岩的拦杆上,再把还缠在小腿中的裤子扯掉。孙倩就紧张地娇昵着:"可别来了人。""

    这时候了,那有啊。"赵振气喘喘地回答。说着掰开着孙倩的两腿,把脸埋进去,一条舌头就在那里喷喷乱

    舔,孙倩已经泄漏得一塌胡涂,像吃过米汤,白渍渍的沾遍须毛。自己的一双手不知该撂向那里,一会抚摸

    他的头发,一会却高举着抱着脑袋。赵振这才将抱了下来,让她趴在拦杆上,翘高个屁股,尽量把那鼓蓬蓬

    、嫩油油的阴部展露给他,赵振蹲下身。身下那xx硬挺挺竖起,就高昂昂地一剌,唧地一声已进去了半根。再双手把定她的细腰,奋力一挺,整根粗长健硕的东西尽根沉没,紧抵住在她的里面不动。她就摇摆着屁

    股不依,那肉缝翕翕合合地吮吸着,嘴里情急地叫唤着。赵振这才策马扬鞭,驰骋不停。只一会,孙倩便高

    潮迭起,源源不断地快感从阴部迸发,身上的每一根神经也受了感染般跟着颤栗起来,牵动着xx的舒畅,

    整个身子就腾空飘了起来,她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如泣如诉的吟叫,那声音在这空旷的半山间,显得深幽悠远

    ,伴随着这声音,赵振也放忪整个身心,让那激情喷溅而出。

    他们离开学校时,天已昏暗了,赵振开着车子把她送回了家。孙倩回到市里就一直往在自己家里,那里

    本来很宽敞,但跟父母亲还有一结了婚的哥哥,还没成家的弟弟就显得不那么富裕。家里对于家明发生的那

    事义愤填膺,也理解支持孙倩跟他了却情缘。但家明却迟迟不在离婚书上签字,也多次想找孙倩再谈,都让

    孙倩拒之门外。

    回到了家时,家里人都吃过晚饭,他们都习惯于孙倩的早出晚归,女儿能在一中教书,对于他们来说毕

    竟是值得眩耀的事。这使还是红晕满脸,欲褪末褪,眼光波光潋潋的孙倩自然了好多。一直到了她洗澡的时

    候,那阴部还渗出赵振那汁液,一想到刚才男欢女爱的缠绵,孙倩就好像有一股神奇的暖流一次又一次地透

    及全身,她的两只大腿也奇迹般地发颤着。孙倩觉得经过男人强奸之后,她的xx越来越旺盛,岂直受不了

    半点的挑逗。她身边的很多事都让她联想到那种事,书籍报刊,电视电影,朋友间的谈话,甚至商品的广告

    ,所有的这一切都会引起她强烈的xx,她做梦也充满着色情的幻觉和xx接触的需要。

    她在淋浴间里,把水龙头开到了最大,让水像针一样从喷头激射到她的身上。

    她仰头对着水箭,叉开着双腿,挺起了胸脯,双肩后收,尽情地让水洗刷着。

    浴间的那面玻璃镜就映照出她的一丝不挂的xx,孙倩毫不隐讳自己的一个诱人的、性感的身体,长长

    丰满均匀的大腿和曲线优美的臀部,腹部稍微隆起,纤细的腰肢和坚挺的xx。

    孙倩从浴间出来后,他的弟弟东子却在她的房间里,东子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人,五官轮廓分明,尤其

    从侧面看,那鼻梁到嘴唇到下巴的一段弧线很洋气。

    而那双眼睛像她,长得很女人味。"姐,一起去玩吧。""不了,我好乏,再说明天要到外地学习。"孙倩

    说,东子这段时间里很喜欢跟姐姐出去,也许是怕孙倩离婚后过于寂寞,反正孙倩已经好几次跟着他闲荡着

    ,到酒巴喝酒,上舞厅,而且和他的那些猪朋狗友也都很熟悉了。东子很不情愿地独自走了,孙倩收拾了明

    日要带的衣物,跟两老说了声,就早早地上床。

    通知上说明八点钟在教育局集中,那么多的学校这么大的规摸,熙熙攘攘,磨磨蹭蹭,到了真的上路也

    差快到九点了。自备有车的走在前面,没车的坐大客车,前赴后继浩浩荡荡地上路。赵振他们开的是丰田的

    面包车,这次除了他和孙倩外,还有办公室的刘主,再就是一教英语的女教师吴艳,还有教研室的一中年女

    教师。到了目的地已是午饭的时间,组织工作看来倒是有条不紊,井然有序。

    车刚到了宾馆,房间早已安排好了,每个人还发放了一袋子的学习材料和纪念品。

    赵振和刘主住住一房间,进得了房间,赵振没好气地问:"怎么搞的,把老王也弄来了。"刘主一下明白

    过来,一路上赵振黑唬着脸阴云密布就为这老太太。

    他赴忙辩解:"那是上头指名道姓点的,要她讲课,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赵振也就不再说什么,两个人

    洗漱好了,就往下面的餐厅。

    学习是在宾馆临湖的会议室里,赵振是这方面的行家熟客,知道这开头总是像模像样,因为有上头的领

    导督阵,也不敢耽误,午休一过就准时下楼。在人堆里要认出孙倩来很容易,不仅因为她总是花枝招展,而

    且骨子里总有一股使人暗然消魂的媚态,一大堆人里面,你总能最先就注意到她。她正摇晃着一个高挑的身

    子,妩媚的眼风飞得满天都是,她在寻找着座位,百多人的会议室赵振一下就看到了她,已经换过了衣服,

    一条短得让人不好意思朝她大腿瞧的裙子,把她那腰技束缚得风情万种。上身却是无袖的衬衫,敞露着两条

    如藕光滑洁白的臂,招惹着许多男人不规距的目光。

    孙倩觉得这种学习,好像回到了当年的大学里。课堂间,男女学生眉来眼去,捎纸条,或是低声细语,

    情意绵绵。

    她很喜欢这样的一种氛围,喜欢所有男人的眼光都随着她转。在这种场合里她总是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随便的一蹩一笑,无意之间伸个懒腰,或是两条长腿交替转换一下,自然就有那么些眼睛追随而来。这真

    让她心满意足,随而即至就生出了许多兴趣,那身体里面也跟着萌发了其它别的东西。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即取悦了别人也享受了自己,就像xx时的男女双方,有了付出也有了享乐,付出的越多享乐的程度也随之

    增大。

    赵振是要讲话的,正在主席台就坐着,刘主和吴艳他们两个正同坐一处,耳鬓相厮卿卿我我亲热地聊着

    ,不时还有吴艳尖尖的轻笑。这时,有人拉扯了她一下,她回到头是同位一寐室的叫白洁,那个学校的她倒

    是忘了。她刚好旁边有一空子,就拉着孙倩坐一起了。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带绿格子的衬衫,领口却开得很低

    ,露出了半边的xx。孙倩搂着她坐下,就趴在她的耳边说:"妹子,你可是呼之欲出。"白洁先是不明白她

    的意思,满脸迷茫不得要领,见孙倩把眼光投在她的胸脯上,一下就明白过来。胸上就羞得起了红晕,忙把

    那衣领扯了扯。孙倩觉得她还是一个好纯真的少妇,就发觉后排有一男趴在课卓上,眼巴巴地直盯着她的脚

    ,白洁牛仔裙下的小腿胖呼呼的,光溜溜地自顾摇晃着脚跟上的透明凉鞋。

    孙倩觉得这种学习,无非是提供了一次骄奢淫逸的聚会。男的大都是些典胸突肚、大腹便便的各校说一

    不二的实权人物,女的如花似玉、妩媚迷人。大家聚到了一起,谁也不笑话谁,心知肚明不容点破地各自寻

    找自己的乐趣。

    下了课,赵振就给孙倩使了一个他们之间才明白的眼神。这样,赵振就在头里走往山上去,孙倩跟在他

    后面,摆脱开了大家。这宾馆依山傍水,几棵垂柳,嫩叶翠绿,而最嫩处仍带鹅黄,长条在轻轻摇曳,垂向

    水面。靠岸有几丛小竹,十分茂盛。走着走着,赵振放着平坦的铺满鹅蛋石的小路不走了,偏是往那山坡上

    的树林里钻。等着孙倩上来,就一把搂了个结实,他开始亲她,亲吻的时间很长,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来回

    搅动着,用手抚摸着她的xx。孙倩能感觉到他强烈的xx,手在用力地捏,嘴在用力地吮吸,当他的手伸

    进她的裙子里时,他更加放肆起来。孙倩觉得赵振快要褪下她的裤衩时,忙将个嘴离开了他的舌头。微喘着

    气说:"别在这,树木太稀疏了,让人瞧见。"赵振也觉得太近路旁,经过的人稍加留意,也就暴露无遗了。

    就往远处湖边那片较矮的丛木一指:"到那吧。

    "孙倩就扭着腰肢走到了前面,让赵振掀起了的裙裾也没扯下,那两片肉嘟嘟的白皙的屁股夹着细小的

    布条,一摆一摆很是迷人的左右动弹着。赵振急赴了几步,跟上了她,伸手就拍打着她的屁股,然后搂住着

    她的肩膀,走着走着就从领口探进了她的胸罩,边走边抚摸她的xx,那肉蕾已俏生生地硬挺了着,那手又

    不满足于两个指头的抚弄,将一个手掌也跟着进去,握着她的xx揉搓着,把那乳罩的带子也扯落了从她的

    肩上滑脱。那边本来搂着她的腰那只手也不规距起来,从屁股后面就伸进裤衩里,在那里面挣扎着,她的阴

    处已溃荡一片,触手之间湿漉漉的,就拉扯着她的内裤。孙倩就叫着不依:"哎呀,不要急嘛,别拽坏了。"

    忽然,在那浓密的灌木丛里却站起了两人,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两个男人窘迫地瞪着眼说不出话来,脸

    上却堆着发硬的微笑。孙倩见是白洁脸上如醉酒般红晕缠绕,两眼汪汪的一派春色,看来是刚完了事。就说

    :"你们都完事了,就别占地方了。"那男的也就放忪了下来,朝赵振扬着手:"老赵,晚上找你喝酒。

    "孙倩却搂着白洁,就在她高耸的胸间拽了一把,悄声说:"妹子,好舒服吧。

    "白洁就娇羞地一笑,却在要走时拧了一个孙倩的屁股,孙倩就惊呼着:"哎呀,真是个疯女人。"还没

    等他们那一对走远,赵振就从裤裆里把那已是粗大疯长了的xx捣了出来,也不脱下裤子,抄起孙倩的一条

    腿搁在一树杈上,将她那窄小的裤衩往旁一挪,对准那花苞就斜剌进去,那里已是汩汩一片,滑腻腻的尽根

    吞没,孙倩一个身子往后一仰,盘绕着很好看的发髻让她一甩,整个散了开来,一头玫瑰红的头发涮地铺开。

    赵振一只手捞着她的腰,奋力在拱耸着,也是孙倩这练了舞蹈的人才有那么柔软的身段,把个身子弓着

    如同一座拱桥,散开了的发梢已挨到了地上,却将两腿中间的那一处暴突出来,任由赵振在那里纵送抽剌。

    只一会儿,孙倩已是娇呼连连,大声地呻吟,她喜欢这野地里无拘无束的放纵,在习习清风中她很容易就到

    达了顶点。她感觉她飘上了蓝天,升腾在云端里。

    不知过去了多久,也不知换过了多少姿势,反正孙倩觉得两条腿已酸软乏力,好像还抽了筋。此该,天

    已渐渐发黑,风吹过来,才觉得有些凉意,孙倩睁开眼睛,见两人早已赤脯着身子相依相傍在一起。就叫起

    赵振:"起来了,我饿坏了。

    "夜里,那些男人们聚到了一起喝酒,孙倩也跟着赵振去了,白洁也跟着那男人来了,孙倩知道他叫高

    义,也是白洁她学校的校长。对于傍晚那不期之遇大家心知肚明,孙倩说过去搂着白洁,见白洁开得很低的

    衣领,把胸前那丰隆隆的两陀肉露了半边,中间还有引人注目的深沟,乘着夸她上衣布料好精致的,将手顺

    势就在她的胸前揣了一把,白洁一声娇叫:"要死,那有这么用力的。"引来好多人的眼色,她就娇羞着脸,

    把孙倩拉到一旁,交肩搭背很是亲密地说着女儿家的体已话。大家在一包厢里唱歌饭酒作乐,看来兴致很高

    ,大家都把该办的事做了,该释放的也发泄清楚,还有那些还没发泄过的就偷着溜走,就像刘主,还有吴艳。

    这次学校同来的吴艳老师,说着一口呱呱叫的英语,还有浓重的牛津味。她的鼻子是有点勾人的勾勾鼻

    ,嘴是等待接吻的撅撅嘴,就因为她常一脸纯真又带迷茫的表情,男人们大都不及辩认她的危险就已经裁倒

    在她的裙子下。吴艳的第一个男人是拉大提琴的,比她大得好多。搞严肃音乐的男人都比较守礼,守礼到亲

    热的时候也文质彬彬,就连吴艳让他裸着身子拉大提琴的建议也差点让他当场昏倒。吴艳终于在一场不那么

    圆满的亲热后号啕大哭,边哭边数落自己的绝望:"没有亲吻没有拥抱没有xx。"她的音乐男人更加绝望,

    据说和她分手不说,而且从此还戒女色。吴艳的第二个男人是和她年纪相当的白领。这次可是真是逢到了对

    手,从认识那天起就一路癫狂,最后胆大包天的狂到了他的办公室,结果吴艳太忘形,不仅踢倒了办公室的

    屏风,更把他的手提电脑给踢下去,但她还是在最紧要的关头像侠女一般娇喝一声:"你怎么白吃白喝使不

    出劲来。"于是,那可怜的白领被害得当场阳萎。这样,她只能再找第三个男人。吴艳在跟孙倩说这些的时

    候,一脸无辜和委屈,她说她搞不懂,每次自己本是无心的之举,怎么都成了男人的灾难。她说这些的时候

    ,眼睛已经瞟向五步以外的一个帅哥。孙倩心里暗笑着,又将是一个倒霉蛋。

    那个倒霉蛋就是刘主,刘春生,这个体院毕业的跑马拉忪的选手目前还没见得倒霉,天知道往后该会发

    生出什么事来。不过,他们两个一拍即合,已热乎乎、粘腻腻如胶似漆、如火如荼缠到一起。

    孙倩受不了那房间里的香烟味和酒气,就独自走了出来,本想到赵振他们的房里,到了那一看,房门上

    高挂请勿打扰,定是刘主跟吴艳正在房间里,心知是那么回事。只好转过了吴艳的房间,跟那老太婆闲聊几

    句。老太明天要上台讲课,此时戴着老花眼镜,孜孜不倦地埋头备课,和孙倩聊着也是前句不搭后句,一付

    心不在焉的意思。

    孙倩只好回自己的房间,见白洁也先行告退,正在卫生间里洗衣服。看白洁正拎着她那半杯型的乳罩晾

    晒,就说:"好羡慕你有这么好的xx,能用这类型的奶罩。""那有什么好,总是招惹着好多下流的目光。"

    嘴是这么说,但脸上却喜气洋洋。"不过,倩姐,你的长腿也不错的,即能穿裙又能穿裤子。"说完就让出了

    卫生间,待孙倩洗好了澡披着浴巾出来时,白洁已是上了床。

    "我是喜欢裸着睡的,你不介意吧。"孙倩对躺到床上的白洁说。

    "你随便。那可脏了床单,我就不信,你睡着不流点出来。""在家我也是的,勤换就是了。"

    说着孙倩就熄了灯,有那么一缕金色光芒渗了进来,孙倩这时才发觉忘了拉上窗帘。窗外,一轮朗朗明

    月正高挂在空中,她并没忘记把门留下。

    半夜里,赵振果然摸进了孙倩的床上。睡梦中孙倩嗅到了一股酒气和烟味,猛然一惊,还没喊出声来,

    嘴就让他的嘴堵上了,伸进了她嘴里的舌头使她觉得熟悉,便搂住他的脖子两个扭到一堆。赵振早已是剑拨

    弩张,而孙倩也是含苞欲放,扭动着很容易他的xx便钻进了她迷人的地方,一个是有备而来,一个又是早

    有预谋。两处敏感的地方刚一挨着,就你来我往不依不挠地狂抽猛送。一时间,粗旷的喘息声,像灶间的风

    箱呼呼忽忽。肉与肉相博着,乒乓乱响,清脆入耳,还有那水声渍渍,似那猫舔浆糊鸡鹅咂食。床上的被子

    已滑落在地,只看见黧黑的宽阔的臂膀把一团粉白细嫩的身子拢在怀中,那白生生的xx和藕瓜的胳膊和腿

    儿又紧缠在那孔武有力的肌体上,互相绞杀,互相压榨。

    赵振把xx顶在她的里面,伸手捞到了忱头,就垫进孙倩白生生的屁股下面,将她的两条长腿举着,使

    出了砸肉夯般的手段,趋势凌空而下,一击到底。孙倩双手把定他支着的胳臂,一双秀眉紧锁着,任由着他

    肆意淫谑。高悬着的一双腿胡乱地蹬踢着,全然忘记了旁边床上还有白洁。兴致正浓的时候,口里不禁淫淫

    地xx着:"啊啊呀呀宝贝儿快点。"声音曲折悠远,韵味深长,就像在哼唱一首无字的曲子。就在孙倩兴致

    正浓,乐不可支,魂儿已飘入九重天外。忽觉他那东西在里面暴粗疯长,xx在急剧地颤抖,孙倩赴忙忪开

    紧锁着的阴壁肌肉,急急推开了赵振的身体。"不要射在里面,我忘了吃药。"一头说着,一头反转个身子,

    将赵振那悬挂着的xx尽含于口中,那东西怒目圆睁,昂昂站立了起来,像是快要裂开似的,条条青筋暴起

    ,宛如蝗蚓一般。把孙倩一个樱桃小口张得大大的,方能艰难含着,又是一阵猛咂。只一会,赵振就哎呀一

    声,那东西地孙倩的口里暴跳不止,就有滚烫的精液冲喉而至,而后,更是源源不断,狂喷猛射,让孙倩口

    里应接不暇,好些如浓稠米浆般的白渍顺着她的口角渗出。

    完事后,赵振拿起忱巾温柔地在孙倩的嘴边拭擦,孙倩只是觉得浑身发软,连动弹的劲儿也消耗尽了,

    终于挥霍完了激情,就疾倦得入睡了。

    孙倩正沉沉在做着好梦时,对面似乎有极轻微的响声,孙倩一摸身边,赵振的人没了。这时,天已快要

    亮了,窗外,一种酒醉了的绯红渲晕着。对面的床上是一副惊世骇俗足以让她喘不气来的图像,头发半遮着

    白洁的脸,她在赵振的压迫中来回转动着身子,不住地轻哼慢叹着。两条圆润夺人魂魄的大腿交缠开合,一

    个屁股狠狠地耸起拚命着迎凑。孙倩被这出人意料的景像搞得头晕目眩,浑身虚脱。赵振像牛一样拱着腰奋

    力耕耘着,还不时扭动着屁股磨研一遭。把个娇小的白洁挤压得手足无措,她发觉孙倩醒了,眯着细小的眼

    缝如获至宝地朝孙倩叫唤:"倩姐,帮帮我,不要让他。"孙倩浑身燥热,一阵难忍的感觉冲荡全身。脸上还

    是浮荡起幸灾乐祸隔岸观火的笑意:"哎呀,别害羞了,玩玩呗,你又不是没玩过,呵呵。"孙倩觉得自己真

    的太厚颜无耻了,竟能忍受赵振刚刚和自己亲密无间、毫不掩饰地缠绵了一番之后,突然出现在另一个女人

    的床上。孙倩为赵振脸上不加掩饰的得意微笑而失望,但反而一想,她跟赵振也只是停留在xx上的关系罢

    了,还有的就是他还能左右她的权力。这样想着,那不合时宜的神经却敏感地动了,自己的一颗心像悬挂在

    半空的气球,无所依靠、空荡荡地悠晃,xx也毫不争气地发硬了、尖挺起来,她颤抖着陷入了自我沉溺的

    水中。

    对面的两个,却是在紧要的关头上,白洁嘴里呀呀哎哎地发着不成调的呻吟,那脚丫子绷得笔直,床单

    上正流溢着他们两个的淫液,汪汪一片。赵振咬牙切齿,努力提起又狠狠地冲下,那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

    腰肢跟着屁股起伏不定,突然,越来越是急促,越来越是疯狂,粗重的呼吸像黑夜里振奋的野兽,然后,就

    是激动人心的喷射,孙倩好像自己的xx里也跟着他突突地战抖着。

    "受不了了吧?呵,瞧把你浪的!"孙倩就笑话白洁。赵振还伏在她白皙的身子上,带着回味无穷的语调

    说:"你怎么这么紧呐,真不像结婚的,跟小姑娘似的。"随后,才拎起衣服摇晃地进了卫生间,白洁还滩在

    床上懒惰着不动,她对着赵振的背影对孙倩说:"那东西真够劲。""够长吧,人家都叫他大象。"孙倩就过去

    拧她的腮帮子,白洁挣扎着,嘴里叫唤:"我可不敢动,你看,一动弹,流得更励害。"孙倩就咯咯咯笑了起

    来:"哗,这么多呀,白洁你也够心狠的,宰割起男人眼都不眨一下。"学习回来了的孙倩,一回到家里便被

    告知,家明已来了多次,想再和她谈谈。

    她妈也劝说她是聚是散总得给人有个交代,拖着也不是办法。刚好是周末,就约了家明,说好了在公园

    的一茶座里,那是他们婚前喜欢去的地方。

    现在的孙倩跟大山里的那时候已判若两人,一头波浪翻滚的长发染成了玫瑰红,更衬出脸上的白皙丰润。一个身子也丰盈起来,如果说以前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那么,现在则是盛开怒放,处处荡漾着成熟妇

    人的韵味与魅力。茶座设在湖畔,湖水静静地横在下面,凝然不动的如同一缸浓浓的绿酒。水面浮起了一道

    月光,月光不停地流动。湖柳,被水熏着被风吹着也醉了,懒洋洋的不时刮起几丝长条来,又困倦的垂下了。

    家明早已在那里,叫了啤酒就独自把饮着。远远的就见孙倩甩动着两条长腿过来,他想着那一双纤纤秀

    足有着怎样白净的脚踝,有着敏捷如山羊的圆润的小腿和白雪一样晶莹的大腿,有着弧度优雅使全身都向上

    挺拔的屁股,有着平平坦坦的腹部和小小浅浅的肚脐眼,有着丰满坚挺的xx和修长的脖颈,和乌黑光亮包

    拢着的那一张俏生生的脸。她从那边走来,冰肌雪玉骨,仙姿踔约,是乘着月色一起来到地上的天国仙女,

    舞步蹁跹。

    家明起身给她让了座位,又殷勤地拍打了椅子上的落叶。脸上渗出了一丝苦笑:"你来了。""参加完了

    市里的学习刚回来。"孙倩在他的对面很优雅地用手按着裙裾坐下,这是喜欢穿短裙的女人很淑女的动作。

    "现在不错啊,听说在一中挺红火的。"家明纳纳地说。"我可惨了,里外不是人。"孙倩这才仔细地打量

    着他,几个月不见,他消瘦得励害,两肩高耸,背上的两个肩胛骨在衬衫下鼓起,显出脖子的细长。孙倩不

    禁有些怜悯,嘴里却说:"这可是你自找的,怨得了谁啊。""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求你能原谅。"他说着,女

    人是经不起男人苦苦的哀求的,孙倩也一样。家明接着说:"我确实在大山里呆不下去了,现在上课我无法

    面对那些学生,他们敢当面骂我。也不敢再到镇里走动,总有些人背后起哄。人,真该不能走错一步。""学

    校领导就不管了。"孙倩觉得气愤,有些为他打抱不平了。家明摇头丧气地说:"你不知张家的势力,别说是

    镇里,就是市里也不敢拿他怎样。""那你想怎么办。"孙倩说很轻,家明预知那是一个和好如初的信号,他

    像一个溺死挣扎着的人拚命抓住一根稻草。"只有你能帮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的。""我

    想办法吧。"孙倩垂下眼帘说。家明就扯了她走后大山里的情况,刀子收藏了那天夜里孙倩的内裤,曾眩耀

    地拿着到学校张扬过,说是镇上杂货铺的老板出过一条中华烟跟他交易。小北也说她拥有孙倩的连裤丝袜,

    他老婆就跟人吵闹着寻死觅活要跟他离婚,他就放言道如果真能离婚,他就要娶孙倩。

    他们都喝了好多的啤酒,孙倩似醉非醉的眼神在月光下分外撩人,家明有意识地回忆他们相恋时的一些

    细节,他指着远处那块巨大的石块问孙倩记得吗,孙倩说当然记得,那石块后面还有交相缠绕着的两株树,

    在那里,是他第一次用嘴让她xx来临。孙倩就对他柔情绵绵地笑,在酒精的浸淫下重又变成了他的灼灼桃

    花。这一刻,他们竟又惺惺地相惜起来。这时孙倩起身说:"我得上卫生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