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洁高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咱们到三楼去好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五彩的霓虹灯下他们相拥着边跳边聊,从他的口中白洁知道他叫祁健今年29岁结婚三年了,在祁健宽

    大的身体下白洁象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似的被他紧紧的抱着,她接受了祁健的亲吻还主动的吐出滑腻的莲舌回

    迎着他,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白洁发现有一对竟在沙发上沙发上旁若无人干了起来,他俩正在男下女上

    的69式互相xx,直吻的咋咋做响白洁可以看到那男的不停的挺腰在那女的的嘴里进进出出,哪个女的也

    被男的舔的哼哼叽叽的呻吟着,“我们也去找个房间”祁健说道:他们推开二楼的一见卧室的门,屋里正是

    春光一片大床上两条xx的身体翻滚着,那男的是别墅的主人赵立军而那女的正是邓楠,他们一连打开了五

    间卧室里边都有人,白洁还看到高义正和别墅的女主人尹小莉在一起,高义正用双手拨开尹小莉圆滚滚臀部

    的两半肥肉,把粗壮的xx塞入她的肉缝里,祁健急忙的把门关上了。

    “咱们到三楼去好吗?那里一定没人”祁健搂着白洁问道:“我听你的”白洁温顺的答道:三楼的地方

    相应下面小了很多但很清净,果然没有人,他们随便进了一间卧室,屋内的家具很简单就有一张大的双人床

    ,一进屋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搂抱在了一起,一阵长吻后白洁早已气喘吁吁眉眼如丝了,他们对视着坐到了床

    上,祁健轻轻的由下向上帮白洁脱她的紧身薄毛衣,白洁主动的伸起双臂好让祁健更容易的把她的毛衣脱下

    ,白洁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镂空的半透明乳罩,祁健深喘了一口气映入他眼帘的是白洁那光滑匀圆的肩膀、

    雪白的双臂、以及丰满的xx上那一道细嫩的乳沟,他继续伸出颤抖的双手脱她的乳罩,白洁娇羞的低下了

    头几柳长发也随之垂了下来,把她乳罩的扣子打开,他眼前一亮,白洁两团高耸的乳峰呈现在他的眼前,乳

    头小小的,粉红粉红的,祁健用手轻轻一碰白嫩弹手油滑的感觉简直美极了。祁健温柔的把白洁放倒在床上

    又去褪她的白色软皮长统靴,随着靴子的脱落白洁那两条雪白细嫩的大腿呈现在他面前,祁健从没有看过这

    幺漂亮性感的腿,这双腿太美了,修长,浑圆,白里透红,没有一点暇疵,简直太完美了!白洁的羊绒短裙

    也被祁健放到了床头柜上同样是白色镂空的半透明的小内裤,她粉红色肥厚的肉缝若隐若现更给祁健带来莫

    大的刺激,他感觉自己的xx正在勃起,现在在看床上的白洁美目微合,红潮满面,春意浓浓,长长的黑发

    光滑的象缎子一样,雪白而透红的肌肤,高耸坚挺的xx,xx顶端上两颗粉嫩的xx,平坦而纤细的腹部

    ,浑圆坚实的臀部,再加上一双曲线柔美的腿,“你真漂亮真像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祁健不禁赞叹着,他

    手忙脚乱的脱掉自己身上的全部衣服,白洁贪婪的看着他一身健壮的肌肉,最令她吃惊的是祁健胯下粗大的

    xx,红通通的xx泛着红光,沾满了黏液。

    祁健也上了床凑到白洁的身边俩人的嘴唇又粘到了一起,白洁伸出白耦似的双臂环住了祁健的脖子,立

    即伸出温暖而湿润的舌头,跟他的舌头扭在一起,他们的舌头在俩人的嘴里互相纠缠着,祁健左手搂着白洁

    光滑的后背,右手在她的柔软的xx上缓缓的揉搓着,祁健下边那粗大的xx在白洁的xx附近隔着内裤不

    断地摩擦着,直弄的白洁脸色红润,心跳加速,别看白洁已经结婚了她全身却都散发着少女特有的青春气息

    ,在欲火的燃烧下她的神情越发的妩媚,祁健尽情地玩弄着白洁那高高隆起的xx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闻着

    她身上特有的少女那醉人的体香,祁健的嘴唇离开了白洁红润的嘴唇一路向下停留在她高耸的xx上,他尽

    情的在上面又舔又咬并把开始挺立的xx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白洁的xx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变化着形状,

    就这样吻了几分钟后他把头埋到了白洁大腿之间,白洁内裤的阴穴处已经被她流出的淫液浸湿。

    白洁抬起大腿配合着祁健把她的内裤脱掉,祁健象欣赏一件工艺品一样的看着白洁的阴部,她还主动的

    弓起大腿好让自己的肉缝完全的显露在他的眼前,祁健看到白洁柔软黑亮的阴毛整齐的覆盖在她鼓鼓的xx

    上,中间一条肥嫩的肉缝早已湿答答了,她那粉红色的大xx已经微微向两边分开,白洁的阴蒂一半从包皮

    中冒出鲜艳欲滴的象一粒石榴籽儿,祁健凑上嘴开始舔弄着那肥美的xx,连续的舔弄让白洁娇呼连连:

    “啊……啊……喔……”白洁的xx里xx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祁健灵活的长舌头继续在她xx上来

    回滑动着,还不时吸着白洁充血发胀的阴蒂,哦哦哦白洁的呻吟声大了起来,她两条白嫩的饿大腿紧紧的夹

    着祁健的头,祁健看她已经动情了挺着硬绑绑的xx抵在白洁xx泛滥的穴口,随着他腰部一用力粗大肿胀

    的xx“滋”的一声只捣白洁的xx深处,啊白洁舒服的一声长叫,祁健粗大的xx每一次都直达白洁的子

    宫口。

    他那粗大长长的xx缓缓的抽动着,刮的白洁xx壁的嫩肉又酸又痒,她不禁搂住祁健结实的屁股好让

    他能更深的插入,白洁的身体也不停扭动着,xx随着xx的节拍向上猛顶迎合着他,祁健一插就是几十下

    弄的浑身是汗累的直喘粗气,白洁心疼的用细嫩的双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祁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

    宝贝儿真累先休息一会儿好吗?”

    “不我不要嘛!人家正舒服呢?你躺下让我来”祁健平躺在床上白洁起身用手扶着他的xx对准自己的

    肉缝一屁股坐了下去,“咕唧”一声祁健的大xx连根末入,哦……啊……俩人同时兴奋的叫了出来,祁健

    平躺着看着漂亮性感的白洁在自己身上一起一落的运动着,由于她的淫液流的太多,滴滴答答的流在他的肚

    子上,白洁晃动着雪白丰满的身体,两个高耸的xx一跳一跳的颤动着,白洁风骚的揉搓着自己的xx,纤

    细的小腰左晃右摇,前筛后涮,每一次坐下大大的xx都一插到底,白洁就觉的自己的xx被塞的满满的。

    祁健欣赏着身上的美女见她性感红润的小嘴微微的张着吐气如兰,一头浓黑的长发在空中飘逸,白净的

    脸蛋儿满面红潮一付又放浪又乖巧的表情,白洁纤细的柳腰越扭越快,圆滚滚的大屁股一起一落,祁健可以

    清楚的看到自己的xx在白洁小肉穴出出入入带的她的粉嫩的xx一翻一合的,忽然祁健看到身上的尤物眉

    头一皱又把肥臀重重的压在他的腹部,他就觉的白洁的xx喷出一股股湿热的液体,xx泄了身的白洁从祁

    健的身上下来见他还没射,便伸出纤细的嫩手攥住他那青筋暴露的xx上下的套弄着,由于上面沾满了白洁

    的淫液所以动起来很光滑,白洁又托着自己丰满的xx用乳沟夹住祁健的xx来回擦弄着磨转着,祁健的阴

    茎上沾着大量的黏液,不一会弄的白洁的xx上滑腻腻的,这样弄了一会儿后白洁张开嘴啧啧的吮着祁健那

    赤红的大xx,她含住整个的xx吞吐着祁健快速地吸吮套弄着,祁健全身的血液立刻沸腾了他在也忍不住

    了“哦哦”的叫了起来,一股浓稠的精液射进白洁的嘴里,没有准备的她被呛得咳了几声,随即白洁吐出了

    嘴里的精液抹到了自己丰满的xx上,她坏坏的看着祁健笑了笑嘴角还残留着几滴他的精液。

    淫荡少妇孙倩之花艳惹蜂狂

    一中的赵振校长武断地结束了校务会。而且还留下了斩钉截铁的话:"不管你们什么意见,反正这孙倩

    我是要定的。"说完就甩手离开了会议室,他知道,做为全市的重点中学,这一中,那个教师不是想方设法

    削尖着脑袋往里钻。会议室里的那些教研组长,各行政科长都不知道,其实这一中教师的调动,没有主管教

    育的副市长条子,谁也没这权项说话。只是赵振清楚,为了孙倩,他值得这样做。那怕是丢官去职挨处分,

    他也绝不会后悔的。

    让赵振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不顾众寡悬殊地独断专行,确实是他的魂魄已让孙倩勾了过去。昨晚他是和

    孙倩缠绵了一晚,早上就急急地赴往学校,在他的身上依稀还残留着孙倩夜巴黎香水的悠香和她那如兰似麝

    的体味。和孙倩的一夜颠狂让他这个胭脂阵里打滚惯了的男人大开了眼界,以往的那些花钱买来的小姐,那

    些粉蝶流莺在他的心里全是些残花败柳,上不得台面也牵不住男人。她们在孙倩这种如花盛放的少妇面前显

    得暗然失色,这孙倩虽不能说是人间极品,但也不枉是床上的娇娃,被窝里的浪蝶。

    昨晚是他一个电话把孙倩约到了酒店的,这时候他的任何一句话在孙倩心里无异于古时皇帝的圣旨,她

    一定无所推辞言听计从的。这酒店的房间是他们学校长期包租下来的,除了他和办公室主任外,别人都不知

    道。他很早就过去,吩附了服务员送过来鲜花和水果,自己就放水洗了澡。五星级的酒店确实与众不同,房

    间中的卫生间里面也设计了一个单人蒸气室。孙倩到了时他正披着酒店的白色浴袍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孙

    倩给他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幸苦了,黄校长。

    "他发现孙倩笑的时候那双眼睛弯弯的像月牙儿一样,很有一番风情。一个鱼跃他起了身:"来来来,吃

    水果。"孙倩只是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显得随和轻忪,一双白溜溜的长腿不着丝袜。当然,拥有这么

    一双白腻无瑕的美腿,包裹起来真是暴殄天物。

    赵振把孙倩让到了沙发上,然后自己坐到了她的对面。"阿倩,你的事我考虑了,办起来有点难度。"见

    孙倩的脸上略现失望的样子,他接着说:"但我还是会努力的。""那就谢谢赵校长了。"孙倩把削好了的苹果

    递了过去,嗲嗲地说。赵振接过了她递过来的苹果,也接过了她的整个身子,他随着那么轻轻一扯,孙倩就

    像安了轴承似的,一骨碌把身子就投向了他。赵振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双手捧着她的脸说:"你说,

    该如何谢我啊。"孙倩却挣开了他,站起身来说:"赵校长,这有点乘人之危了吧。"一下子,就教赵振的心

    头一个激灵,脸上跟着也泛起了紫色,那跃跃欲试的情焰顿时如遭水浇。孙倩说着回到了对面的椅子坐下,

    脸上依然挂着眯眯的微笑,对着满脸尴尬的他。"阿倩,你知道,我。

    "赵振张口结舌地。孙倩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摇晃着,慢吞吞地说:"不要再说。"孙倩就走过去

    把房间的门锁住了,还没忘了挂上请莫打扰的那块牌子。

    走回来时边走边把把脚上的那双高跟鞋踢脱了,风摆扬柳婀婀娜娜地踱到了赵振面前,突然双臂勾着他

    的脖子,就如同鸡琢米般地在他的脸上乱亲乱吻。赵振受宠若惊的,一时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只是怔着任由

    这女子在他的怀里蠕动,以致那浴袍的带子何时被解开也不知道,露出了那小腹浓密的体毛以及那张牙舞爪

    的xx。

    接着,孙倩整个身子从他的怀中溜了下去,双手还贴在他的胸膛上,却把头一低,一张小嘴就贴在他的

    xx上,吐出了柔软温香的舌尖,在他那宛若鸭蛋般大小的xx上吮咂起来了。

    赵振一双手摸索着就往她的裙缝里钻,腰间是紧了点,那手怎么努力也进不得。孙倩就拍开了他的手,

    自己将那裙子的拉链拉开了,那裙子也挣脱了束缚,滑到了她的脚底。赵振就见着了她修长如锥的双腿,以

    及顶部让窄小的三角裤包裹的那处鼓蓬蓬的地方,依稀还有那么几根细小的毛发顽皮地探了出来。他艰难地

    咽回了喉咙间的津涎,嘴里却大口地喘着气。而孙倩的一双纤细手却还在他的胸间,大腿侧那里摩擦着,他

    只觉得一股子热腾腾的气从头顶直往小腹间窜,有点穷途末路的感觉,再也忍耐不住这慢吞吞的情调,就捞

    起了她的身子向那床上挪动,孙倩嘴里叫着:"瞧你猴急的,慢慢来吧。"他将她扔到了柔软而丰腴的床上,

    扒光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他站立在地上,当他高昂着他的xx大摇大摆地挺到了她的阴部时,孙倩不禁轻

    呼了一声:"哗,那么长啊。"他一只手掳起她的一只腿,另一只手却伸到了腰肢中将她托起,扭动了一下自

    己的屁股,那xx就如长了眼睛,朝着孙倩的那处沾霜带露的xx里去,刚一挨上,孙倩就惊叫着:"你轻

    点,人家好久没有的。"但这时的赵振,那容得他温描淡写怜香惜玉,胯下的那恶物长驱而入,直捣进她那

    温柔的穴巢里。孙倩口中不禁倒抽了一口气,接着一双眼珠定定地呆住了,赵振不敢冒然再进,俯下脸去凑

    上嘴,一条舌头也在她的嘴里来回搅动,待到她的舌尖跟着做出了反应,嘴里也吮吸不休时,他下面才轻轻

    地抽动。"你好像顶进我的心间里了。"孙倩娇怜怜地说,赵振把头附在她的腮上,说:"人都称我大象。"她

    听着,觉得很好玩的,就咯咯地直笑,把眼泪都流了一些。这么一乐,包容他xx的下体也就湿湿地润溢起

    来,一个身子不由得扭动如蛇。

    缓过了气来的孙倩,这时好像是苦尽甘来、食而知味地跟着他的纵送迎凑着。

    肥美的屁股也一耸一耸地拱纳着,口里跟着咿咿嗬嗬轻吟浅唱,那张脸涨得如同醉了酒一般,粉俏艳丽

    ,红罩缠绕。他只觉得那东西在她的里面被包容得严严实实,只是凭仗着那里粘腻的淫液才得于抽动。这时

    她全然释放开了自己,只见她两手举过头顶,一头黑发像一簇舒卷的云散落在周围,她的xx不是很大,如

    同少女般的盈盈一握,正随着身子的耸动弹跳不止,那两颗岭上的红蕾像眼睛般调皮地朝着男人眨动。

    看得赵振血涌精动不能自持,拚命搂着她的屁股,猛然用力狂插不休,胯下的孙倩早已娇声淫语叫个不

    停,xx顺着她粉粉白白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她狠命紧勾着赵振的脖颈,咬着牙齿一凑一迎。赵振只觉得

    她的xx里面一阵又一阵挤迫,且缭缭绕绕,盘旋跌宕,有如小儿吮奶般的吮吸,引发得他那xx一阵紧张

    ,快意如风拂残云般席卷而来,把持不住的精液一触即发。但孙倩的那里却骤时肌肉一忪,让他顿有所失,

    反而那些精液又回复蓄势欲发的状况。情不自禁地呼叫着:"太好了,阿倩。""累了吧,让我给你换个姿势。"就把他推到了椅子上,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大张着双腿就跨了上去,赵振手捻着自己那xx,帮衬着拨

    弄着她的两片莲瓣,那xx刚一挨上湿漉漉的肉缝,孙倩就沉下了腰,随即一起一落地套桩着,赵振只觉得

    xx似被咬住了一样,xx顺着他的那柄东西淋漓而下,也腾出了双手将孙倩的纤腰紧紧箍往,孙倩自顾把

    个屁股筛得如风旋转,恣意自在地在颠簸驰骋。肉与肉的博击时骤时缓,声声不绝于耳。

    两个人正渐入佳境,孙倩倏然止住,整个身子从赵振的身上挣脱开来,自顾扑向那床上,背朝着他趴下

    ,却将一个肥肥嫩嫩的屁股高翘耸给了他,赵振也紧随着孙倩,就势覆在她的后背上,挺着xx就剌,在她

    的里面猛颤了一会,精液滚滚而出,孙倩在他的狂浇猛注中心间一颤,觉得自己的内里也有一股东西正打熬

    不住,陡然而至。泄出的的那东西让她的精神为之一爽,不自觉地轻哼了一声,整个身子就软了下去。

    其实,赵振跟孙倩也相识没多久。也是几天前他跟着朋友去舞厅,那可是一处很专业的场所,跳的也是

    很高雅的国际标准舞和拉丁舞。这种地方,的确是女人们表现自我的最合适舞台,她们不仅展示漂亮的衣服

    ,还展露着自己身体最迷人的部位。赵振自己跳得并不好,但却喜欢到那地方,既可满足男人视觉上的享受

    ,还能辅以身体某一种局部亲密的接触。他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到这种比较高雅的场所更适合他。而

    且在这里跳舞的那些名娴淑女绝不比其它歌舞厅里的小姐逊色,至少就没有那些风尘味。孙倩从赵振的身边

    经过时,就引发了他的注意,那时他正细眯着眼睛,摇晃着脑袋欣赏曲子,就掠过一阵熏人的香气,他先注

    意到是的一溜雪白的小腿,以及那女子穿着的高跟鞋,鞋尖清清瘦瘦,一派秀气,鞋跟是尖尖的锥子,留下

    一个个浅浅的洞眼。把个女子的身体衬了出来,腰肢一扭一扭的,曲曲折折打着几个弯,圆溜溜地翘着胸脯

    和屁股,就像蜻蜓点水,游鱼上钩,每一步都迈得轻轻忪忪,匀匀称称,岂直不是在走着路来,就像在水面

    上漂着一般。

    那晚上孙倩确也刻意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身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无袖高领旗袍,活活脱脱一个活色生香

    的东方美人。只见旗袍上的隐色牡丹,连着几片摇曳的叶子,从右肩向左胯斜斜地垂下来,或者说从左胯处

    攀缘而上,直把枝枝叶叶蔓蔓延伸到右肩,一朵丰硕重瓣的牡丹花,正好被她丰满的胸脯托起来,灼人眼目。跟她搭伴的又是她师范学院的舞蹈老师,两个人一上场亮相,就把个场面引向了xx,一曲下来,更是欢

    呼雀跃、掌声不绝。赵振的眼睛更是闪闪发起光来,不过并不是两只眼睛同时发光,而是一会儿这只,一会

    儿那只,仿佛有一颗顽皮的小火星活泼地从一只眼睛跳到另一只眼睛。他觉得那个男子有点眼熟,也记不得

    是那里认识的,见他们下得舞池经过他身旁时,就在他的衣角上拉了他一下,权做招呼。没想那人真的认出

    他来。"嗨,赵校长啊,你也有兴致。""闲得无聊,就来坐坐,跳舞就不敢,那能在你们跟前班门弄斧。"赵

    振打着哈哈,却把手伸给了孙倩,一双眼睛却直往孙倩瞧。经过一阵舞蹈的孙倩,脸上激起的红晕还末褪尽

    ,把女儿家的娇媚尽致显出,那眼波流盼,脉脉传情,一滴汗珠挂在额角上,被灯光映得亮晶晶的,因为心

    情激动,呼吸有些急促,连嘴唇上细细的若有若无的茸毛都跟着抖动,两只挺挺的xx也随着她的气息微微

    颤动,摇曳着一身的花枝。"她叫孙倩。"那男子就把她介绍了,赵振就从旁边拉过了椅子,一个劲地招呼他

    们。孙倩用力挣了几个也没能挣开他紧握着的手,就笑着娇吟一声:"赵校长,你把我的手握疼了。"他这才

    发现,忙忪开了她的纤细小手,嘴里也就解嘲地说:"失态了,孙小姐这么漂亮让我失态了。"孙倩见他这么

    一说,就笑了起来,那双本来汪汪的大眼睛一下子弯弯成一条缝。同伴见赵振如此兴致勃勃,也就拉开了椅

    子,大声招呼着坐下,递上烟、让了茶,叫来了啤酒、饮料,那男子附耳对孙倩悄悄地说:"这是一中的校

    长,你的事他能帮得上忙的。"孙倩也就不客气地在赵振身旁坐下,舞厅里的圈椅确是低矮了些,他注意到

    孙倩的身子坐下时,两截长长的腿不知搁那处了,只能往向一旁倾去,支撑了重量的一条腿紧绷若弓,动作

    多么优美。为了保持身子的平衡,另一条腿款款从膝盖处向后微屈着的,胳膊凌空下垂的姿式,把那一领缀

    满了花儿的白绸旗袍,恰恰裹紧了臀部,隐隐约约窥得小腿以下一溜乳白的肌肤。且一侧着地的将鞋半卸落

    了,露出了似乎无力而实则用劲的后脚也给看见了。不禁让他暗暗地思付着,如此雅致的风情少妇,真得好

    好使出一些手段,让她芳心暗许,把个鲜活的身子交过来慢慢消受。

    这时,刚好浮起一曲慢四的曲子,孙倩就起身朝赵振伸出手:"赵校长,我请你跳一曲。"赵振有点受宠

    若惊地笑了,忙说:"我可跳得不好,孙小姐不要见笑。"孙倩挽着他的臂膀步向舞池,依附着他凑到了他的

    耳边娇羞地说:"总是小姐小姐的,叫得让人不好受,还是叫我阿倩好了。"两个人就有如那穿花的蝴蝶,在

    这灯光摇晃、乐曲悠扬的舞池里翩跹起舞。赵振的步子四平八稳、中规是距,或是因为紧张,那身体挺得笔

    直,孙倩可是如鱼得水,整个人随着舞曲挥洒自如,一双腿像按了弹簧似的起伏摇摆。她那敞露着的光滑洁

    白的一只手臂搭在赵振的肩上,一只让他提了起来,那胸脯就跟着翘起来,两个xx扑扑愣愣地像小兔子跳

    跳蹦蹦,像成熟的桃子一样涨开来了。腰身拉得长长的,旗袍的下摆就露出雪白雪白的一条线来,这条线还

    随着身子的一蹿一蹿变宽变窄,奇幻无比,屁股和大腿都因为使力绷得紧紧的,把旗袍裙的下摆都撑得吊了

    起来,露出一截受看的脚踝,脚尖因为用力,撑成一条线,还往上一耸一耸,全身跟着乱晃,把他的眼晃得

    迷迷瞪瞪,不会转了。

    "我是最怕跟不熟悉的人跳舞的,跳着时也没话可说。"孙倩笑吟吟地说,那眼神却直勾勾地对着他。赵

    振就把那个柔软温香的身子搂紧了一些说:"跳多了不就熟了。"见孙倩没有反感的意思,赵振就更加肆无忌

    惮了,搂在她的腰肢那只手就不安份了起来,滑溜溜地往下,轻按着她的屁股,孙倩就一个身子贴得更紧,

    嘴里却说着:"那有这样跳舞的。"这样他们两个人好像熟络了好多。赵振就问她:"阿倩,听说你也是教育

    界的,在那里高就啊。"孙倩说出了大山里学校的名字,还补充着:"我是请了长假,好些日子了,处理自己

    的一些事情。

    ""那地方也真够苦的,真是难为你了。"赵振说,"那倒没什么,就是生了别的事。"孙倩那蔓延的牡丹

    花已紧挨在他的胸前,见赵振欲问不语的意思,紧追一句:"我刚办完了离婚手续。""是吗,看你那么年轻

    ,就结束了婚姻。

    "赵振有点惊讶,也有一阵窃喜。随着又生出了点点怜香惜玉:"有困难吗,我能帮助你什么。""你知道

    大山学校的陈家明吧。"孙倩说。赵振知道的,教育部门刚刚发过通报,一个叫陈家明的男教师跟他的女学

    生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类问题放在别的地方、别的部门纯属生活小节,但在教育界就不同了。

    赵振何等的聪明,他已经猜到了眼前这美丽漂亮的女人,一定跟那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

    "我真的不想再回到大山去,那个伤透了我的心的地方。"孙倩幽怨地说,眼里已有了晶晶闪动的泪光。

    赵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拍打着她的身背。

    一曲就终了,音乐随之消失,灯光也燃亮了起来。在这间富丽堂皇没有一丝阴影的大厅里,笙歌艳舞,

    香粉鬓影,欢笑晏晏。一袭华衣的孙倩,如灼灼桃花开在春风沉醉的晚上。挽着赵振的手像双蝴蝶般穿梭在

    同样衣冠楚楚的人丛中。

    其实发生那件事,孙倩应早有觉察,结婚已过了二个月了,虽然时间相对短了点,但她和家明从相识到

    恋爱也有三四个年头,她应当清楚家明的,想起读大学的那时候,当年他遇到她时孙倩就感到自己就要坠入

    爱河。他在跟她能够单独说话的第四天,就把她领到了在学校里体育馆的南看台下,那里绿荫覆盖,草坪很

    宽。家明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亲吻着,那时她既紧张又幸福,差不多快要晕过去了。当他把手伸进自己的胸

    罩。她挡了几个没挡住,就任由他那双孔武有力的手在那里肆意揉搓,她呻吟着,全身从那时起就对他全面

    开放。一个小时后,当家明的身体向她那处女之身侵入时,她就在他的顽强下臣服。他们疯狂地xx一直待

    续了很久。她体验到一直害怕却又一直想尝试的那令人欢娱的甜蜜滋味,家明带给她的那种她从末体偿到的

    xx满足激发起了她的xx,她学会了配合,按照他说的那样开始她从没做过的事。从那以后,她经常满足

    他,只要是他的需要,她可以不去上课,不干别的事。那一切多么地甜蜜,他们通常随便在什么地方都可以

    发生关系,享受那激越的欢娱,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或是让人瞧见了。毕业后,家明就分到了大山里的

    这学校,为了他们的爱,她也放弃了灯红酒绿的城市,心甘情愿地跟着来到了大山。甚至他们结婚也不张扬

    ,这里的同事或许早已认为已经他们结婚了。从她到这里那一该起,她就明目张胆地跟家明住到了一块。

    但那段日子家明足足有一星期没挨自己的身子,这在他们来说是从没有过的事。她记得那时自己的老朋

    友来了,家明他躁得整晚都睡不着,是她用嘴帮了他把那份激情发泄了。等她干净了身子,他又提不起劲来

    ,她还以为那些时他是累着了,镇里正积极地准备参加全县的蓝球赛,他忙里忙外地训练着那些半大小子。

    就在那天的晚上吃过饭他就说要出去,让她别等着。连日里风和日丽,春色撩人,全没有冬天的峻寒酷

    冷,孙倩看了会电视就上床,上床时她把自己脱了个xx精光,她确有点想,心里总是激荡着一股xx辣的

    xx。她记得刚才洗澡时内裤里还有一些白渍,天知道是白天什么时候流渗出来的。后来她是搂着床上的长

    忱迷糊地睡了,是那阵急剧的敲门声让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以至她来不及穿上衣服,只披着被子就打开了

    门,她就见家明脸色发青,紧闭的嘴唇角上满是泡沫血渍,眼睛睁得大大的,瞳仁已看不见,只隐约现出一

    片在转动的眼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