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美利坚之财富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42章雾里看花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年轻的亿万富翁突然去开发什么农场了,看看日历,好像不是什么愚人节,艹,这些报纸根本就是乱来,我们在这里等着吃瓜,你们偏偏端上来一盆小狗的便便,这是恶心人呢,还是恶心人呢。

    “什么叫真人?难道还有假人?”

    “额,你不知道?好吧?我没有嘲笑北方佬的意思,洋基队我很喜欢。

    好吧,好吧,我投降!”腰间传来一阵剧痛之后,大卫李终于不再贫嘴。“工业的大发展,势必会让一些行业付出代价,当年的南北战争,解放黑哥们不过是一个很扯淡的借口。

    发展工业需要廉价劳动力,可食物的价格如果不能保持廉价,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廉价劳动力。

    南方的农场主太无耻,为了赚到更多的钱,他们算得上沆瀣一气。

    那么好了,北方的资本家也不是好像与的,你无限制的拔高了他们的成本,开工厂不亏才有鬼。

    后来南方佬输了,那么好,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保持谷物和肉类的廉价。”

    中西部地区大量的农场首先撑不住,那么好了,废弃的农场能有什么用途呢?

    答案是真人,不管初衷为何吧,这种游戏的流行,确实救活了一些濒临破产的农场主,尤其是五六十年代,虽然被兔酱搞的有些灰头土脸,可鹰酱始终还是鹰酱,组团拔枪互射的游戏,受众还是非常大的。

    “休闲农场两日游,还有真人游戏,我真是太有才了。”

    “如果你留着那些野猪和狼,还可以组织打猎的。”虽然知道外孙说的不错,可李老头还是习惯性的泼冷水,在他看来,农场就该养马养牛,其他东西都属于旁门左道。

    “不行,老爷子,您自己怎么搞没所谓,可如果要经营这种项目,就会有动物保护协会的人过来找麻烦。

    用刀杀牛都被认为残忍,如果用枪射杀野猪取乐,天哪,没有人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纳尼,李老头直接惊愕莫名了,我自己家的农场,还不是喜欢干嘛就干嘛,怎么可能有这么滑稽的事情,简单一点说,如果不请自来,被人射杀也可能白死。

    “什么人会如此?这是闲的蛋疼吧?”

    “无聊的人实在太多了,这些人还非常的一厢情愿,他们坚定的认为,屠宰牛羊是一种非常残忍的行为,而这些动物,通通应该去坐电椅。

    对了,如果在此之前还能诵读一遍圣经,那些牛羊或者就能上天堂了。”

    “当我没说,这还真是的。”

    “爸,你别听这小子胡咧咧,他说的这种情况有,可那些不过是个案,反正在德州是没可能如此的。”狠狠瞪了一眼自己儿子,李丽华赶紧过来安慰李老头。

    “不是,大卫说的对,傻丫头,你不懂这些的,他现在是公众人物,你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他,这种事,天朝的历史上比比皆是,这就叫骗庭仗或者碰瓷,如果有可能,最好离这群家伙远点。

    当然,要是不小心踩过界,千万不要留手。”

    大卫李微笑点头,眼底的一丝阴狠一掠而过,片刻过后又无奈的的摇头叹息,他还是有底线的,虽然非常低,却也绝对到不了视人命如草芥的程度。

    野牛农场的种种举措,并没有什么刻意的隐瞒,相较于中西部区域,德州的农场主其实还过得去,因为这里的土地相对贫瘠,谷物的种植没有太大的收益,所以说,德州这里其实是牧场主。

    “绝对不可能,这货绝对是为了掩人耳目。

    养牛?

    开玩笑呢,这货刚给他的女朋友买下一条价值百万的钻石项链,这些钱可以买下的牛,绝对能塞满整个农场。”

    看着有些激动莫名的唐瓦伦丁,索罗斯有些无语,我说,你丫小心隔墙有耳啊,万一五星级酒店也遭遇什么劫匪。

    “唐,你的心乱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后继续说道:“伙计,如果你不能冷静的看待问题,我要你的意见何用?”

    掩人耳目当然是了,可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狮城的所谓风投动静也不大,之前都以为这货打算做空日经指数了,可这么久时间了,他们也没发现有啥异常变化。

    “乔治,反正这件事不简单,我这里掌握的信息也不够。”唐瓦伦丁其实很想说,哥们也是怕了那个蛮子,一言不合就生生死死的,老夫可是有钱人。

    “就不能是这厮已经赚够了,现在的这些作为,怎么看都像是在突击花钱。

    唐,想想你二十岁的时候在干嘛,我当年。”额,好吧,哥们当年只能躲在草垛里打个i啥的。

    看不透,实在看不透,乔治索罗斯非常蛋疼。

    老家伙当然是个记仇的,虽说只是擦破一层皮,可每当想起当日的那副景象,尿道括约肌就有些控制不住的意思。

    看准机会,一定要给那厮来个狠的,这就是索罗斯的真实想法了,有所区别的是,这一次可不能仓促行动了,招惹人不怕,招惹狠角色也不怕,怕是是不知己不知彼,如果再有这么一次,真就有可能老命不保。

    关于唐瓦伦丁的小心思,他才不会在乎,失败者的吠叫而已,带种的你就不离开,看看自己会不会命丧黄泉。

    额,当然,如果真挂了,也只能给点祝福了。

    都说一朝遭蛇咬十年怕井绳,两个老家伙似乎故意忘记了,大卫李那个吓人的安保公司,可是在德州设有训练营的。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忽视,对于表现出来的力量,两个人都没有多少忌惮,不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不见得你真有胆子明火执仗的杀过来。

    尽管不想承认,可事实就是如此,两个老家伙别大卫李的毛手毛脚吓到了,尼玛,一言不合就动刀动枪的,你丫还是不是文明人了,怎么解决问题的场所不该是法庭吗?

    所以说贱人总是矫情的,不按规矩出牌的可是你们两个二货。怎么,现在碰上一个更不讲理的,这又腹诽人家不守规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